{{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被一片黑暗笼罩的屋子里,充满了氤氲暧昧的气氛。

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一片混乱的大床之上。

苏婷目光迷离的看着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强壮结实的胸膛,紧致的肌肉,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吸引着每一个成熟的女人。

特别是那胸膛上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舒适的温暖,还有淡淡的熟悉的味道,更加令她心神俱醉不能自拔。

身体里面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欲望,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滚烫的头脑,已经逐渐失去理智。

心里其实还有几分清明的意识,苏婷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沉沦。

虽然他有着“克妻”的名声,对女人冷漠无情,甚至不记得她这个人;可她爱他,爱的那样无可自拔,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能够躺在他身下,只怕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事情了,也就忽略了,男人眼里的冷漠疏离,甚至带着一丝淡淡的,厌恶。

“好热……啊……我…我要……”身体里面一股股的骚动涌出,她根本就无法克制,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着。

男人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刚正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了迷惑和不解。

“你要什么?”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缓缓的逸了出来。

为什么进来的会是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呢,她怎么没有来?

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不,应该还只能称为女孩子吧,看她的样子,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不算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美长相,可是她那清纯甜美的五官也足以令男人沉迷,身体发育的很好,少女的年纪却已经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采神韵了。

与她稚嫩的年龄不同的却是,白皙柔嫩的瓜子脸上微微的泛着红光,眼神迷离,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被人下药了。

而他自己呢,如果不是多年来军伍生涯锻炼出来的强硬的控制力,只怕此刻,他早已不顾形象的恶狼扑虎了。

即便是如此,也没有好太多,头脑片刻的清醒却无法抵挡住身体的渴望。

“我好热,我好想脱衣服。”刚刚说完,哗啦一声响,苏婷居然已经将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连衣裙撕扯下来了,露出了光裸的身体。

似乎觉得不妥,又赶紧用裙摆遮住自己的胸部,饶是这样,却也避免不了春光乍现。

男人的眸光深了几分,却犹自带着几分理智,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谁给你吃药的,谁让你进这间房的?”

可恶,约他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进来的却是这个小女生?还一脸狂乱的样子。

该死的,该死的女人,居然也对他下药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眼前的男人双眼深邃,眼眸黑的很纯正,像一口深潭一样,把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

苏婷的神智彻底迷乱了,男人在她眼中泛出了许多的倒影,不过在她彻底被打败之前,却呼唤出了心底最深处的一句话:“我爱你!”

“你爱我?”听见她的话,男人冷笑出声,“你爱我什么?你爱的,是凌家的首长夫人的身份地位吧?你这个贪慕虚荣的贱女人。”

说着,却伸手,在苏婷的胸部捏了一把,十分的用力,带着惩罚的意味。

这种身体接触,却引发了苏婷体内的骚动,“我……我好难受……”

苏婷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双手沿着自己的锁骨,慢慢的往下抚摸,身体却在胡乱的扭动着。

对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折磨了。

“不要乱动,这样会更难受。”趴在上方的男人立刻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小小年纪的苏婷就这样蜷缩着身体窝在男人怀里,可是这样的身体接触,反而更加令她觉得难受了。

“好哥哥,我——我好难受。”她的眼中已经泛着泪光,赤裸的身体在他胸前磨蹭着。

男人看着她的双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了,一下子将她重新压在身下,“想摆脱这种痛苦吗?”

所有的自制都已经消散,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当然不会顾及后果了,男人已经不去想这件事会隐藏什么阴谋了,只想依从自己内心的需要从事。

“嗯。”小小的脑袋用力的点了一下,身体里面的燥热急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强而有力的手臂已经紧紧地圈住了她,将她压向一堵强壮宽阔的胸膛,火热的唇紧紧封住她的。

“我……你……”话语在嘴里咕噜着,含糊不清,他却趁她张口之际,敏捷的舌头已窜进她的嘴里不断吸吮。

苏婷的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试图将他推开,却又舍不得这种舒适清凉的感觉。

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全身因为这个吻而全身发烫,所有的感官因陌生的触动而亢奋,臣服在炽热的烈焰中。

当她柔嫩的肌肤与他火热的身躯相依偎的时候,耳边传来男性浑厚低哑的嘶吼同时,一股撕裂的痛苦从大腿间窜来,她痛得想大叫,却被他的嘴封住,吞去所有声音……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苏婷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当时很疼很疼,身体下面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这种痛根本就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她觉得自己就要无法忍受了,疼痛感已经超越了她的极限。

虽然到后来在药物驱使和男人不怎么高明的技巧摆弄之下,也领略了所谓的快感,对于苏婷而言,这一晚上的记忆,却不算甜蜜。

浑浑噩噩的,只是因为疼痛和身体的太过于疲倦,才会陷入昏睡状态。

天边亮起第一道曙光的时候,苏婷就已经习惯性的清醒过来,多年来自立自足自力更生养成的好生活习惯,早起的鸟儿捉虫多,她总是将自己收拾停当悠闲的吃完早餐才会去上班的。

今天醒来的感觉却不一样,浑身疲软无力,就好像,是反过来被人吃了一般。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