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你真是坏死了,轻一点儿啊,你弄疼我了。”

有着高潮后的娇媚,那温柔而又羞涩的语气,足以让任何男人都痴迷。

“来,我给你按摩。”

如此温柔的话语是东方瑾从来没有听过的。至少,在她的生活中。

如果是在这之前,她一定会为了这个嗓音痴醉的,她却只想撕碎个门后的人。

心,已经痛到了麻木。死死拽紧的双手,指关节已经泛白了。看着大厅地上的衣物,这一刻总算明白过来,不论付出多少自己永远都无法走进他心中的。

曾经青梅竹马的感情,曾经矢志不渝的誓言,都不过是欺骗的筹码。

她竟然天真的以为,真的可以靠付出来爱一个人。

即使站定在这大厅,耳边依然能够听见房间之中碎语。

她可以忍受他的冷淡,但却不能忍受他的背叛。

柳展鹏,倘若不是今日她提前回来,是不是就打算一直将她蒙在鼓里?

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朝着房间而去。

没有任何的颤抖,也不似往日里的柔弱,这让刚从花园进来的管家惊讶的看着东方瑾,那一身的决绝让他无法上前阻止她的脚步。

东方瑾瞥了一眼这此人,她记得,一年前,柳展鹏亲自把他提为管家,说是让老管家一家人安享晚年。

从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安排他的人了吧。

站定在房门口的她,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展鹏,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跟那个蠢女人结婚啊?不要,人家不依的……”

“傻瓜,你还真的以为我会跟她结婚?只是那个女人死守着结婚之前分房住,我没办法拿到她资产转让的专用印章,等婚礼当天,我拿到了她的签章,哼哼……”

“你打算?”

“放心,药我都准备好了……”

“那这里?”

“放心,这里以后也将会是柳家的资产。不然,你以为我堂堂一柳家少爷,为何会委身同意做他东方家的上门女婿?因为爱那个蠢女人?”

“展鹏,你真是一个大丈夫,有魄力。”

柳展鹏的话像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想不到,原本她因为羞涩提出的要求,竟然成了她的一剂保命符,幸好幸好。

否则东方家岂不是败落在她这个不孝女身上。

“柳展鹏,你好狠啊……”东方瑾硬生生的憋回了眼眶之中的雾气。

正当她想要转身离开,不愿意亲眼看见那污秽的场面之时。房间的门却突然的打开。

东方瑾扫了一眼柳展鹏手中的电话,心中顿时了然。

柳展鹏一脸的惊慌都没来得及全部掩饰下去,他怎么会想到,原本去国外要一周的东方瑾怎么会提前两天回来。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虽然他柳家比起东方家,那是拍马都赶不上。但是怎么说他也是一不大不小的少爷,如果不是家族里那群喜欢扩张的长辈们,他才不愿抹着脸面装扮演这个蠢女人的青梅竹马呢。

要不然怎么说她蠢女人,一年了,连真假都没分出来。

如果不是一年前,陈玥儿回国,他还不知道要吃多久的素呢。

这些念想,瞬间的划过他的脑海,随后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着她。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乖乖屈服的。

“哟,这不是……东方小姐嘛!真是不好意思,借你家浴室,洗个澡。”陈玥儿显然没有将东方瑾乐看在眼里,她趁着二人眼中火光电闪之间,还抽了两三分钟冲了个澡,系着睡袍优哉游哉的走了出来。

东方瑾并不认识陈玥儿,但却不妨碍她对她的厌恶。

“洗完了吗?洗完了赶紧滚出我家。”东方瑾冰冷的说。

如此冷漠的语气,柳展鹏都似乎不认识她了。身边的陈玥儿似乎是受了惊一般向他靠了靠。他连忙伸手揽住。

“你虽然是展鹏的未婚妻,但……”

“啪”的一声,东方瑾没等陈玥儿说完,已经一巴掌扇了过去。

拿出手帕擦了擦微微有些发疼的手掌,随手丢在地上,不屑的说道:“这里现在还是东方家的地盘,就算你们有什么如意算盘,也先给我收好了。”

抬手捂住被打的脸庞,陈玥儿呆愣住了。她没有想到一直以来被传闻软弱的东方瑾也会有动手打人的一天。

柳展鹏也没想到东方瑾会如此,眉头深深的紧蹙了起来。

此时陈玥儿忽然想到了柳展鹏先前对他说道话,连忙暗地的摇了摇他的手臂。她觉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不如……陈玥儿指了指床的方向。

而柳展鹏不亏跟她是心有灵犀的狗男女,瞬间看见陈玥儿的表情,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事已至此,婚礼是肯定黄了,想要合法的拿到专用印章是不可能了。如果再让她闹一场,那一定会闹的天翻地覆的。倒不如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这个宅子现在基本是他安排的人。只要东方瑾不在,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找。

并且东方瑾虽然是千金小姐,但是并非绝色,尤其是不喜出现公众面前。在跟自己恋爱期间,更是在自己的控制下甚少与外界交往。

等他发动柳家势力,找个跟东方瑾有六七分相似的女人,过个一年半载跟自己完婚。到时候只要找到印章,那东方家的资产自然而然就转到自己名下了。

这一番阴狠思量不过是片刻间,二人对视一眼,双双将手伸向东方瑾。一个捂嘴束手,一个抱紧双腿,直接就台进了屋内。

东方瑾如何能提防二人突然的袭击,瞪大双眼拼命的想要挣扎。

陈玥儿拿起柳展鹏的领带,系住她的双手双脚。柳展鹏将她丢在床上转身从床头柜中拿出一瓶试管装的液体。

东方瑾拼命的摇动头和手臂,想要甩开陈玥儿的双手,却被紧紧的限制住。

陈玥儿更是将床头柜上一把短小的修甲刀片,直接插入她的小腹部,疼的她不由得蜷缩了身体,放弃抵抗。

看见柳展鹏拿了药水,陈玥儿才松手,掰开东方瑾的嘴看着柳展鹏将一管的药剂倒入东方瑾的口中。

东方瑾拼命想要挣扎着吐出来,却是不能。那把小刀虽然不能致命,但是,毒药却可以。她甚至可以感受得到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在闭上双眼的刹那,她看见柳展鹏揽着陈玥儿的肩膀,笑的一脸冷漠。

苦涩与不甘永远的定格在了东方瑾的脸庞上,那未曾闭上的双眸黯淡的睁着,仿佛在说:如果能活着,该有多好,那么她一定不会再爱,她要让害她的人,和她一起在地狱沉沦!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