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娇艳欲滴的玫瑰似是点亮了教堂。

“在场的各位来宾,你们愿意祝福这对新人的婚姻吗?”。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台下的来宾们都会对新人报以祝福的掌声,接下来交换完戒指就算婚礼结束了。

但是——

“我不愿意!”

清脆的女声冲出人群,徘徊在这空旷的之中。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米色的贴身上衣和修身裤勾勒出女性窈窕的身材,长腿纤腰,亦是气势凌然。

蛤蟆镜折叠挂于领口,白皙的面庞上五官艳丽,一双锐利的明眸迸射出夺目光彩。

原本沉寂的人群,似是波澜不惊中的一颗小石,砸开出了绚烂的水花。

“小……小亦!”身着新郎服的江少白看到自己远在国外的前女友时,秀气的脸上先是布满了错愕,转瞬变成了薄怒。

万千闪耀打落在代颜亦瘦弱的身躯上,就像裹着层淡淡的柔光。她的脊梁挺得笔直,眸光荡漾带着款款柔情。

论谁也没有想到,天娱娱乐公司总裁独子江少白和陈氏集团千金陈馨雨的婚礼竟然受到了反对。

而反对这桩婚礼的,居然是应当在国外出拍外景的一线女星代颜亦!

更何况代颜亦的那番话明显是要抢婚,这就更让记者们兴奋了。

按动快门的咔擦声络绎不绝地响起,闪光灯似乎将她笼罩了起来。

“代颜亦小姐,请问您和刘导的事是真的么?”

“代颜亦小姐,听说您曾经是江先生的绯闻女友,那么能谈谈这件事吗?”

“代颜亦小姐……”

代颜亦轻笑一声,脚下五公分的细高跟落于红毯之上,竟是让原本沸腾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踏出了一片无声。

她相信江少白只是被网上流传的绯闻一时气昏头了才会跟别人结婚的。但是没关系,现在她回来了,婚礼还没有结束,他还没有成为别人的丈夫,她还有时间跟他好好解释清楚。

就算是抢婚,她也要最后再争取一把。

她抬起眼,看着站在江少白身边的新娘,不可抑止地心酸。

新娘陈馨雨毫不退让,她带着一抹嘲弄的笑容,状似无意地将手放在自己微隆的小腹上。

这种举动,什么意思再也明显不过了。

原本伪装而出的自信飞扬似乎一瞬间得到了瓦解,代颜亦的薄唇微微泛白。她不可置信地看向江少白,却不想这个男人理直气壮地对上她的目光,眼神里有得意,伤痛,恼怒。

“小亦,”江少白淡淡地开口,表情看不出喜怒,“你是来参加我和小雨的婚礼么?谢谢你的祝福,我们会幸福的。”他顿了顿,好看的眉眼蹙了下,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那我们也祝你跟陈导,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代颜亦有些艰难地舔了舔嘴唇,她的声音开始干涩:“江……少白,你听我说……”

“抱歉,我想我的婚礼该继续进行下去了,不然我的小雨该不耐烦了。”江少白不耐地回答道,然后侧头深情地看了眼紧紧挽着自己的新娘,眼神无奈又甜蜜。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屏住呼吸,想要知道代颜亦接下来要说什么话。

背对着众人,代颜亦眼神复杂地看着江少白,目光里满是酸楚,伤心,但更多的是自嘲。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是心如死灰,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原来,当面临一定绝望的时候,自谓淡定自若的她也会开始颤抖。

万籁俱寂之时,有什么踩破了这份僵持。

那是皮鞋踩踏的声音,简短而有力,在这片安静的空旷中徘徊回响。

那是一个男人。

他逆光走来,柔和的灯光洒落在一丝不苟的西装上,如同铎了一层铂金。

立体的五官被光刻画得更为深刻,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面相儒雅,细软、梳理整齐的黑发静静地贴在脑后,薄唇带笑,生疏而又温和。

似是和煦春风,又惶恐下一刻会面临狂风暴雨。

“亦亦,抱歉,我来迟了。”

男人的声音带有着特有的磁性,如同大提琴,深沉带有着韵味。

记者们面面相觑几秒后,立即炸开了。

“请问您和代颜亦小姐是什么关系?知不知道陈导和代颜亦小姐的关系呢?”

“代颜亦小姐,请问林少是您的新任男友吗?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江少白先生,请问这场婚礼闹剧是您预料之中的吗?”

“陈馨雨小姐,能谈谈您现在的感想吗?”

顿时场内的媒体乱作一团,分别涌向了这四个人。

林木森旁若无人地向前走去,他步步缓慢,却是带着与生俱来的矜持与高傲。这种气势,一骑当千,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养成。

单论这种从内而外的气质,便可知这个男人的非富即贵。

“亦亦。”他不留痕迹地揽过代颜亦的双肩,温香软玉入怀,眼里是几乎能腻死人的温柔,“怎么那么不听话。”

江少白猛地一惊,下意识的朝代颜亦望去。

代颜亦被林木森揽着肩膀,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随即便在林木森的逐渐加大的力度中静了下来。尽管她并不知道林木森的打算,但是她明白,林木森是在给她铺了一个台阶。

“那请问您对于代颜亦小姐抢婚行为有何看法?”记者并没有放过这一大好机会,立刻冲林木森蜂拥而去。

“抢婚?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林木森微笑着说完,伸出手抚了抚代颜亦有些凌乱的头发,他的动作轻柔,宛若对待珍宝,“我和亦亦当然不愿意让少白在我们的缺席下成婚。”

明明面带春风,却是话语冰冷。

被林木森用眼神威胁着的记者们一时间没再敢提问。这可是林氏集团的太子,就算这些年来一直没有选择继承家业,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沉睡的狮子也是狮子,他们可不会傻到认为林木森当真就宁愿一辈子当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这种“天之骄子”能不得罪就尽量不得罪。

江少白因为林木森的话僵住了身体,怒火迅速被点燃。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代颜亦,似乎在等她解释。

代颜亦撇开了头,心里只觉愤怒和苦涩。

江少白!我真的…真的不欠你什么。

她不着痕迹地收拾了情绪,微微一笑:“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吗?”

“我看未必吧。”陈馨雨轻轻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眼神里满是对于代颜亦的不屑。

“我和少白曾经约定过,要一起结婚。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急,没有等我就举办了婚礼。”林木森瞥了一眼陈馨雨微隆的小腹,“毕竟新娘难免热情了些。”

先不说狠狠戳陈馨雨的最后一句话,他说的结婚,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木森话中有话,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只是一眼,便看得通透。

这不是在表明他和代颜亦的关系?

他和代颜亦,竟然要结婚?

“江少白先生,请问是真的吗?”记者也同时向江少白和陈馨雨求证。

江少白从容微笑,眼里却是捉摸不透的情绪:“没错,不过小亦出现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为了我和木森的约定,她居然能从国外赶出来。”

“为什么我没听说过这个约定?”

突兀的声音响起,众人眼睛一亮,看向一旁发话的陈馨雨和新郎江少白。

江少白只是面带微笑,抬起右手充满爱意地摸了摸自己新娘的脸蛋,带着宠溺的口吻开口道,“馨雨乖,别闹了。”

这个蠢女人,究竟值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反驳林木森的话,明天报纸的头条就是“江林两家貌合神离,两家少爷公开对撕!”

“我没闹,我很认真。为什么我没听说过这个约定?”陈馨雨认真地看着身边的男人,浓妆淡抹的脸上不是真挚和疑惑,而是显而易见的得意。

她的意思太过明显了,不过是想要给代颜亦难堪。只是她忘记了,现在是什么场合。

“陈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三个月前,定下约定时,你还未和少白交往。”林木森徐徐开口,他淡淡地瞥了陈馨雨一眼,不留痕迹,却足以令她心惊胆战。

明明是个看上去那么温和的男人,却让人想要避而远之。

林木森的话语让一众人若有所思地恍然大悟。

只是三个月?交往三个月就结婚?这对夫妻未免也太过随便了点吧?

记者心中盘算,

此话真假并不重要,却是狠狠地甩了陈馨雨一个耳光。

果真,陈馨雨瞬间成了打蔫的柿子。她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么代颜亦小姐匆忙回国也是因为要准备订婚事宜了是吗?”记者见无法从林木森这儿打开突破口,索性又将重心放在了代颜亦身上。之前林木森的意思太过明显了,记者也自然而然地对号入座。

“是的,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些不实绯闻,虽然我知道他肯定会相信我,”代颜亦垂下眼眸,飞快掩去一丝伤痛,“只是想亲自跟他解释一下。”

面对媒体的提问,代颜亦回答信手拈来,落落大方。

虽然林木森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有着数面之缘的江少白的朋友,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靠宣布订婚的事情来帮她解围,但是她仍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想要一举洗清自己回国抢婚未遂的恶名。

没有人不为自己,即使是代颜亦。

“准备回国的时候,正好我也接到了江少白的婚礼请柬。所以就顺便提前了一些自己的回国日程,不过因为刚下飞机时差没有完全调整过来的原因,所以发言有些不慎,造成了大家的误解,这是我的过错。作为公众人物,我应该对自己的举止更加小心才是,真的非常抱歉。”

林木森听到代颜亦得体的回答,镜框后面的眼睛里满是对于代颜亦的欣赏。

这一场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波自然很快地平静了下去,但是霎时间铺天盖地的娱乐头条却全部都是代颜亦和林木森的恋情曝光。

就算打开百度,也能赫然在热搜那栏里看到“代颜亦和林木森”。

而林木森的个人消息也自然被曝光了出来。林氏集团唯一承认的继承者,A大物理系教授,这两个头衔外加他的高颜值,还有明星女友,很快地让他在A大走红。

当林木森看到自己的消息出现在百度上的时候,粗略扫了一眼,也只是笑了笑。

当他看到网页上笑靥如花的代颜亦的图片时,低声说道,“看来,她这几年确实成长了不少。”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