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我当然知道你们疼我了,对我比对谁都好。不过,大碗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没有吃饱,可以重新盛吧。”孔翎雀说道。

顾烙帮着孔翎雀说话“爸妈你看她,整天都抱着吃的,怎么可能会饿到了,整个一小猪。”

还没有用大碗呢,就被说成猪猪了,孔翎雀听了,面红耳赤,拿着筷子作势要打顾烙,耀武扬威的样子,可爱至极。

“好了,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顾修肃忽然问道孔翎雀“雀雀,你生完了孩子,还想要回去读书吗?”

孔翎雀点头“想,我想学会企业管理。”孔翎雀坚定地看着顾修肃,两人之间达成了默契。顾修肃当然知道孔翎雀为什么想要学习企业管理的了。

顾修肃点头“不过,你可以先不用去学校的,现在你也整天没事,你可以跟着我去公司学习学习。”顾修肃是打算将孔翎雀培养起来。将来孔翎雀能够独当一面了,那么,他就可以和左芬娜一起出去环游世界了。

孔翎雀差点筷子上面的肥肠就掉下来了,惊愕地说道“爸爸,你这是……”

“你可以先去公司了解了解公司的运营之类的,实践,总比在学校那些字面上的要好得多。”

顾烙也没有想到,顾修肃会提出这个问题来的“爸,雀雀还怀孕着呢。”顾烙以为顾修肃是忙着培养人接班了,心里有些愧疚。毕竟因为他的个人原因,以前还在公司有挂职,偶尔是看一看,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了。不过,雀雀现在就学习那些东西,会不会太早了,况且现在还有些身孕。

顾修肃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顾烙,才接着对孔翎雀说道“不用你做什么,就相当于在公司挂个职务,然后来观摩学习。你就在小烙原本的办公室就好了,那里也有休息间,累了可以休息,不会出什么事的。”最后那句话,是对顾烙说的。

孔翎雀点点头,反正她也是想要学的,这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孔翎雀现在知道了,自己,恐怕要开始忙起来了。

其实孔翎雀很早就想要去公司看看了,就是,一直不好开口。现在倒是好了。不过,早知道会这样,就不抱那个插花班了,唉……

洗完了澡,孔翎雀躺在床上看书,顾烙已经洗澡去了。

孔翎雀忽然想到了顾烙的经历,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对待顾烙才是。咳咳,她最好的方式,就是献身。

顾烙出来的时候,卧室的灯已经关了,里面漆黑一片,正想要开灯,顾烙只觉得一抹馨香扑鼻而来,一个娇小柔软的身子,从身后抱住了他。

“雀雀?”顾烙问着孔翎雀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声音变得沙哑迷人。

压制住心头的邪火,顾烙按住了孔翎雀不断在他身上惹火的手。“雀雀,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喑哑的声音,那澎湃的心跳,都在告诉孔翎雀,她成功了。

孔翎雀在昏暗中,扬起了妖邪的笑容,很伸出小舌尖舔了舔顾烙的下巴。安静的夜里,孔翎雀清晰地听见顾烙吞咽口水的声音。

“老公……”

“老婆,老婆,你这是在惹火。”顾烙说着,已经忍不住心头的那股火,双手肆虐地侵袭孔翎雀的每一寸。

孔翎雀只觉得自己脚都麻了,都软了,双手攀附在顾烙的身上,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放在了顾烙的身上。

顾烙将孔翎雀抱了起来,尽管黑暗,顾烙却畅通无阻地将孔翎雀放在了床上,并顺势压了上去。

孔翎雀以前总是要顾烙关灯,今天,孔翎雀张口让顾烙先停下。顾烙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听孔翎雀的停下了,孔翎雀翻身,将顾烙压在身下,跨坐在顾烙大腿上。

伸手想要将旁边的灯给打开,手够不着。孔翎雀向上面挪了挪,还是够不着。孔翎雀再想上面挪了挪,感觉到身上有阻碍,硬硬的额,孔翎雀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也没有说什么,也不好再动了,羞涩地朝着顾烙嗔道“还不把台灯打开。”

顾烙一听,还以为孔翎雀刚刚是要做什么呢,原来是要开灯。难得孔翎雀主动要开灯了,顾烙自然是何乐而不为了。

开灯之后,顾烙才发现,孔翎雀现在已经未着寸缕了。两娇挺的小白兔傲然挺立,刺激着他的神经。

彷佛一直在叫嚣着,让他咬上去。

就要握住了,孔翎雀又往后面退了一步,开始认真地看着顾烙的裤子了。首先要对付的,那就是那根皮带。孔翎雀争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仔细研究着这皮带,怎么和平时他用的不一样呢?

小手一直在扯着皮带,就是打不开。那滑腻额肌肤,是不是碰到顾烙的小腹,顾烙只觉得更热了,似是有一团火,在心中燃烧。

尽管现在孔翎雀的模样,那么迷人,顾烙还是忍不住了。再让孔翎雀这么折腾下去,他都要缴械投降了。伸手,轻轻在边上一按,孔翎雀在那儿扳了半天的盖子居然就直接打开了。原来,这么简单。

将皮带抽了出来,孔翎雀认真地放在床边,拉拉链的时候,孔翎雀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一直在咚咚响着,都快要跳到嗓子眼来了。

总是拔下了裤子,孔翎雀看着那鼓起的一坨,吞了吞口水,还是,那么大的啊。

顾烙索性将手放开,今夜,他任由孔翎雀处置。尽管,是那么销魂的处置。

第二天,孔翎雀并没有跟着顾修肃去公司,因为,今天是周六了,孔翎雀要休息。

顾烙陪着孔翎雀还有左芬娜一起去了医院产检。

孔翎雀挽着顾烙的左右,左芬娜挽着顾烙的右手,三个人一起走向医院的妇产科部。

三个人,男的那么俊朗,一个人的时候,都总是能够引来众人纷纷侧目的。孔翎雀和左芬娜也不用说了,就是不可多见的美女,回头率也是只能高不能低的。

一男一女亲密地走在一起,别人顶多多看两眼,赞叹一声,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两个男人走在一起,果然是世风日下,搞基的都光明正大。三男一女,可能说是一对情侣一对基,或者一个女人看三p。但是,若是,一个帅哥,和两个怀孕的美女出现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值得深深去思考一下,人性的腐败。

果然,孔翎雀他们三人一出现了,岂止是回头率百分之百,两分之三百都是有的。这不,只见有一个男人,从他们三中间经过的时候,看了一眼,走了没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再走没几步,又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摇头感叹,世风日下,怎么能够这么光明大胆地腐败呢?

再想回头看一眼,碰,没注意,碰到了门口的透明玻璃门。

顾烙窘,但是一个是他的亲亲老婆,挽着他,也是光明正大,无可厚非的。一边,是他的剽悍老妈,将他生出来,抚养长大,挽着他,也是正常不过的。但是……为什么两个人要一起挽着他呢?

顾烙两边都不能得罪,只好,笑着接受了大家投过来的各种眼光。

有的,是羡慕的。自然,羡慕他的,只可能是男人了。羡慕什么呢?两个大美女挽着他,两个都怀孕了,恐怕会在心里以为他是享了齐人之福,而且看两女人那样和睦相处的样子,才会在心里羡慕吧,并且想到,自己那个凶悍的老婆以及见不得光的小三,更加羡慕了吧……有的,是愤恨。一个怀孕的女人,孤身一人,身边没有老公陪伴,看着顾烙还有身边的两个女人,更是愤恨。她就是因为自己家里面那个在外面有了漂亮的小三了,所以才对她不管不问,现在怀孕了来产检都不陪着,恐怕就是陪小三去了吧。小三都是可耻的,但是找小三的男人也是渣男。自己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离婚,要孩子的抚养权和财产。看着顾烙三人的眼神,更加愤恨了,如同有深仇大恨一般。

有的,是看好戏。有些人,就是喜欢看别人的戏,哪儿家事,家长里短的,全部都清楚,并且将别人家里的事情当成笑话一样看着,给自己增添乐趣。这不,看见了顾烙三人,两人放光,赶紧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准备发一条微博出去,到时候,肯定能够广为流传。

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发,面前就有了一个人,挡住了灯光“删了。”顾烙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刚刚被大家当成猴子一样看着打量着,顾烙已经窝了一肚子的火了,现在居然还偷拍,那个人,简直就是撞在了枪口上。

这个时候,左芬娜和孔翎雀还是没有放开顾烙的手,顾烙的两手并没有得到解放。左芬娜在旁边搭腔“小伙子,你还是删了吧,不然,你会吃不着兜着走的。”左芬娜好意提醒。

“删什么?我不知道。”嘴硬。

那男人会出现在这里,肯定也是陪着老婆来产检的。她老婆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还是删了,却没有说话。

“这句话,我不想说第二遍。”顾烙站在那男人面前,本来身高就站了很大的优势了,现在又是一个坐着,他站着,那男人顿感压力,听着顾烙那阴沉,如同地狱一样的声音,觉得好像自己的脖子都已经被掐住了,无法呼吸。

孔翎雀也说话了“我劝你还是乖乖删了吧。”

大家都抽了一口凉气,为那个男人捏了一把汗。有的同情那个男人,惹上了看起来好像不该惹惹不起的人,毕竟人家能够有两个大美女,还u争风吃醋相处和睦,光明正大招摇过市,肯定是有什么大势力的,所以他们说话才是那么有底气的。

有的虽然猜着顾烙权势可能不低,但是更加鄙视了。什么时候官员这样明目张胆包养小三也不遮掩,还威胁别人删除证据?敢做还不敢让别人将照片贴出去吗?简直就是腐败,腐败!

孔翎雀环视了一周,看着各自不同的表情,也猜到别人是怎么想的了,不由幽怨地看了一眼左芬娜,都是妈,什么时候都这么爱玩,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只是,她不敢说出来。

对自己的婆婆不敢说出来,对这个拍照的,孔翎雀当然是敢的“你知道吗?对于摄影人来说,就是偷拍他人的照片行为是侵犯了别人的肖像权。在没有经过当事人的统一下,偷拍别人的照片,并且其当事人勒令删除之后仍然不予删除,恶意将别人的照片给用于别的途径或许是盈利,或许是觉得好玩,或许,是给自己微薄增添知名度,都是属于严重遣返别人的肖像权。这样的行为,就要受到刑事追究其法律责任的。如果给当事人造成了不少的名誉问题,那么,可能问题更加严重的哦。”孔翎雀笑得很可爱,双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酒窝,眼睛也如同那弯弯的月儿一样,明亮,清澈。

这样的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给人当小三的啊。但是,事实又摆在眼前。很多人都觉得,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那男人也算是懂一点法律的,一听孔翎雀所说的,有些心虚了起来。然而,傍边有人帮腔“如果是将一些人的恶劣行径给拍下来公布,应该不算是侵犯别人肖像权吧?咱们这是维护公共道德。你们这样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难道就不允许别人公布出去?是担心损坏自己的名誉?那就干脆不要做一些让人不齿的事情来。”

孔翎雀噗嗤一声就笑了。说话的那个人,穿着一丝不苟,带着一个眼睛,颇有一股文弱书生的味道。说话那么义正言辞,孔翎雀觉得这个人,恐怕就是那种眼里容不得沙子,老实本分,并且有着信仰的人。人不错,孔翎雀公正地想着。

这时候,裴景存出来了。看见孔翎雀和左芬娜两人一人挽着顾烙一只胳膊,顾烙那无奈的模样,还有周围人额眼神,聪明如他马上就猜出来事情的原委了,顿时爆笑……

“哈哈哈哈哈……”裴景存手里还捧着病历单子,就那样笑得弯了腰。

大家都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难不成中邪了?所以才这样笑?

笑了好久,裴景存才算是停了下来,之间顾烙面色铁青,冷冽地看着他,裴景存赶紧整理整理好自己的白大褂,咳咳两声,恭敬地对顾烙喊道“二哥。”

顾烙点头。

左芬娜不满意了,走过去揪着裴景存的耳朵“你丫的臭小子,老娘还在那里呢,你先喊那臭小子也不先喊我?知不知道辈分问题?”很想说尊老爱幼的,左芬娜又想到,实际上她还不老,这句话就肯定不敢说了。辈分问题,那是必须的。

裴景存对左芬娜是打不敢打,骂不敢骂,只好承受了。

大家都认出了裴景存,不就是他们心心念念想要找的妇产科医生吗?裴景存在妇产科那可是权威的人物,他接生的,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为了保险,多少人都想要预约裴景存,到时候能够给自己的老婆接生。现在看裴景存这个样子,心里纷纷有了疑问,这个人?真的是妇产科权威裴景存?怎么看着都不像?

“疼啊疼疼疼……娜姨,我错了,我错了啊。”裴景存不停求饶。左芬娜的功夫,他可是领教了不止一次,真的很疼啊。比老婆揪着还要疼。

左芬娜这才放开了裴景存。

裴景存揉了揉还在发疼的耳朵,才喊着孔翎雀“嫂子。”

大家哗然。怎么一个是阿姨,一个是嫂子?难不成……大家用探究的眼神看向了顾烙,难不成,这个男人还搞了比自己辈分大的人?

孔翎雀没有理会裴景存,而是走到了刚才拍照面前“我觉得你还是删除了吧,我们不是怕什么不良风气不良行为被曝光,仅仅是不喜欢自己的照片被别人看着谈论。”孔翎雀再看向刚刚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身边坐着他的老婆,安安静静的,不注意还真的容易忽视她的存在,脸上噙着笑容,看得出,这样一个正义的男人,恐怕对她也是一心一意,自然不可能再外面有什么的。只是,性格太直也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得罪人。要不是遇到的是他们,而是真的高官,被发现了这样的事情,还顶撞,恐怕就吃不着兜着走了。

“你说话小心一些,不要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你以为是伸张正义,但是你考虑过没有,得罪到不敢得罪的人之后,万一报复你,也就算了,你要多为自己老婆孩子想一想。”孔翎雀劝慰,他还不想这么可爱的人,就那么不在了。

那男人但是听了孔翎雀的,觉得孔翎雀的话有一番道理,只是他不会承认“明明就做了那种龌龊事情又不敢让别人知道,真是无耻。”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