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孔翎雀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浑身酸痛,酸痛得要命。忽然,孔翎雀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像是一根棒槌,狠狠地敲在了她的头上。瞬间头脑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孔翎雀才缓和了过来。不管她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都应该证实,都应该去面对。

异常镇定地,孔翎雀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看到了自己那光溜溜的身子以及身上那红红紫紫的痕迹,孔翎雀就是再笨,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么,孔翎雀知道,自己的那片膜没有了。原来,真的发生了。

孔翎雀努力想要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但是,却想到了自己正在和方歆雅喝酒,后来方歆雅被未婚夫拉走了,自己还在喝。

没有人管她,这么晚了不回家也没有一个电话,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没有一个祝福的短信也没有。她是不是一个孤儿,一个有父有母却无人管的孩子,甚至,比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更加可怜。

不停喝酒,不停喝酒,好像肚子就是一个无底洞,怎么都装不满。其实不是,肚子不是无底洞,是有洞的容器,喝进去了,马上就能够拉出来。期间上了很多次的厕所呢,喝进去的都拉出来了。喝醉了,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似乎,隐约记得,有个男人在她摔倒的时候,扶起了她。

好像,她还说了一句话,具体什么就不知道了,因为说完,她就彻底晕死过去了。

现在,事情发生了,不想让它发生它还是发生,不想放屁屁也是控制不住放了难道还能够塞回去?不可能的。

好吧,虽然说她真的很重视这点,所以才一直没有让自己的男朋友,咯,现在应该说是前男友了。才一直没有让自己的前男友碰过,但是,并不代表她会因此而尖叫,失控,流泪,甚至自杀。这些,在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也不是从来,至少在七岁以前,还是有得。七岁以后,她孔翎雀,就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那个,只会笑,摔倒会笑,男朋友劈腿会笑的孔翎雀。

所以,孔翎雀笑了,但是那个笑容,有些奇怪,其中的意义,谁都看不懂。

浴室里面传来了水声,孔翎雀知道,和自己有过一夜的某个不知道是圆是扁的男人,正在洗澡。

会让那个男人洗完澡出来,看见自己,让自己不知所措,或者直接用这个方法,让他负责?这些,她不屑。

穿好已经折好放在枕边的衣服,孔翎雀看了看白色床单上面,那一朵小小的红梅。血,已然干涸。孔翎雀用无比性感诱惑的姿势,给那朵红梅一个飞吻,算是缅怀一下在自己身上十八年的膜,也是宣告,自己十八年的处女生涯,已经结束。

当然,孔翎雀这个喜爱搞怪的女人,在走之前,还做了一件事情。从自己那个LV包包里面摸出了自己的钱夹子,里面有厚厚的一叠毛爷爷,她抽出了三张,一共是二百五十块。五十块钱一张的,还是毛爷爷的哦。放在床头。并且,用在床头的笔和纸,写上了一句话。

昨晚服务很好,这是劳务费,笑纳。

孔翎雀不知道,419不是问题,她今后的人生会走上另外一条不归路,最大的原因不仅仅是这场419,而是,她留下的钱,还有那张,小小的字条。

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个房间,孔翎雀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个房间的不同凡响了。若是现在不是这种情况,她肯定会好好欣赏一下这个房间,顺便在那张,她还记得有多软的大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好在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回到家,一个女人,还有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正在沙发上玩着。

女人看见她,一脸的鄙夷,但是小男孩不同,挣脱开自己妈妈的手,扑向了孔翎雀。

“大姐大姐,你回来了。”

“嗯,小冲乖。”孔翎雀面对着自己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露出自己一天中,唯一的笑容。

“兰姨。”孔翎雀朝着沙发上那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喊道。

林兰,是她父亲以前的二奶,小蜜,还是情人的,她不清楚。但是,现在是她名副其实的后妈。

“有的人还学会了彻夜不归了啊,果然是个……”林兰本来想说,但是还是忍住了并没有说出来。

“是个什么?”孔翎雀抱着孔沐冲,看着林兰,面色单纯无辜的问道,似乎,她听不出林兰那语气中的嘲讽。

这个时候,沉稳的脚步声响起。随着,出现了一个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

“爸爸。”孔翎雀乖巧地喊道。

“雀儿,你怎么昨晚没有回家?”孔原一脸的慈爱与担忧。

孔翎雀笑笑“爸爸,我昨晚在雅雅那儿睡的。忘记给您打电话了,对不起。”

“没关系,以后不回家要打个电话,不然家里人会担心的。”孔原叮嘱。在餐桌旁,虽然吃了两片面包,喝了一杯牛奶就拿着公文包“今天还有钢琴课,别迟到了。”

“是的爸爸。”钢琴课?她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学了。别以为她和某人一样蠢,学那么久六级都没有考过。

目送孔原走,孔翎雀放下孔沐冲,上楼。在上楼的时候,孔翎雀看着家里那些还没有收起来的彩带之类的东西,孔翎雀冷笑。昨晚家里开了生日Party了吧。昨天是她的生日,但是她知道,生日Party不是为她办得,不然怎么可能寿星都不在,就办了派对了呢。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昨晚肯定是那个喜欢大肆宣扬,炫耀的妹妹的十八岁生日派对了。呵呵,一副假惺惺的样子。

从来都只记得妹妹的生日,忘记她的生日。生日的时候吃蛋糕,她也不过是“沾了妹妹的光”。但是这次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十八年来第一次夜不归宿,都没有人在乎。手机,一直是开机的,一个电话,都没有……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