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刺眼的阳光照的安心玉不愿意睁开眼睛,昨日的醉意让她感觉头还是昏昏涨涨的。

到底经历了什么,她竟然如此的痛苦,好像跑了好几个八百米,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散架了。

等等,这是什么地方,床好软,比家里的软好多倍。

自己清醒,扎起头发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安心玉吓得半晌没有呼吸。

这明显是一间总统级别的贵宾房,虽然从小到大没有在这里住过,但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这年头谁都在电视里看到过韩国那种又有钱又多金的大大帅哥,都是住在这种豪华高端大气的。

总统贵宾房里,深色调的壁纸,蓬松、宽大的双人床,紫红色的对她,橘黄色的,三米多宽,落地窗帘。

她到底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对面的镜子里,看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竟然是这样的。

白色的衬衣只包裹到大腿根部,凌乱的头发披在如玉般细嫩的肌肤上,细长的颈布满了昨夜的吻痕,红红紫紫,让人不忍直视。她吓的惊叫。

她把白色的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第一反应就是找手机打电话给思纯。

因为昨天晚上安心玉十八岁的生日,结果自己喝醉了,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具体场景安心玉已经记不得太轻了。

电话那边,思纯似乎刚睡醒,慵懒又不耐烦。

“是我!”

“我现在在哪?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你在哪呢,昨天晚上我喝多了。”

思纯在电话那边担心地问:“喂,安心玉,你到底在哪儿啊!要不要我开车过去接你?”

“不,不用了,我…我没事。”

心跳已经快到了120下,思纯急忙挂断了电话,拉着被子一下子盖到脸上。

完蛋了,电视中经常看到的酒后乱性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等等…不对,人家都是在酒吧,自己,自己明明是邀请好朋友一起来过生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来不及多想,安心玉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跑,庆幸的是酒店的员工也没有发现她,安心玉撒丫子一顿狂奔,终于回到了家。

继母看到安心玉慌乱的样子,一脸鄙视,既没压低声音也没顾及安心玉的面子,自顾的说道:“看来没妈的孩子还真是不会强多少,我还以为她有多自爱,夜不归宿也成了常事。女孩子不懂得矜持,将来是不会有好下场。”

安心玉的妹妹比安心玉小六岁,因为被妈妈蛊惑虽然只是一个小学生,可是已经变得刁钻任性。

“我才不会像姐姐那样呢,给家里丢脸,没妈的孩子没人教育。”

我才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这哪里是一个十一岁小孩说出的话,安心玉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情坏到了极点,她懒得回去对这对母女争论,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门外继母和继妹还在喋喋不休,她努力地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耳朵,想要阻止那些让她心烦意乱的声音。

其实安心玉并不是个软柿子,在这个家里,她只是不愿意给爸爸带来多余的负担,可是,也不会让继母平白无故的欺负,自从母亲走后,她的性格里就多了一种叫做自我奴役的本事。

可是今天,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自责已经大过了一切。

她眼泪婆娑,眼泪流了一脸,此时此刻,如果妈妈还在这个世界上,她一定会为自己难过,一定会理解自己。

安心玉将手伸到了床下,摸出的一个泛黄的老照片。

那个时候爸爸和妈妈笑得很甜,安心玉站在两人中间,俏皮的露出一张圆圆的小脸。

“时间呐,你若是能够倒退该多好,哪怕我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是那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只要能够守在身边,有多幸福!”

可是都没有用,安心玉只能擦擦眼泪,努力去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酒精的力量让她什么都想不起来。毕竟她喝多了,怎么到的那个房间呢?安心玉想弄清楚,可是她又不想让这件事被任何人知道,毕竟人言可畏,而在这个世界上,她能够相信的人真的不多了,唉。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