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为什么这么热?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痛啊?

当意识到身体过于疼痛之时,沈明宣立刻睁开了她那双碧波般闪亮的大眼睛。

“你……你是谁?”

或许是完全没有想到,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小女人,竟然突然开始了反抗,当季辰宇预料到不对劲儿,想要闪躲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

腿间那股突然的疼痛,让季辰宇快速的从沈明宣的身上翻下床,一脸铁青的怒视着她,那双深邃如潭的黑瞳,充满锐利的落在沈明宣的身上。

对于季辰宇的怒视,沈明宣没有任何的理会,快速坐起身的她,确定身上除了被解开的衬衫以外,并无其他的异常,她才长松一口气。

缓缓下床的她,优雅的走到了季辰宇的面前,看着他痛的一脸铁青的样子,沈明宣没有任何的同情。

“色狼,这是你自找的,姑奶奶这一脚,就应该狠狠的踢中你的命跟子,让你彻底的断子绝孙。”沈明宣咬牙切齿的说道,甜美温柔的嗓音中,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

“不过呢?姑奶奶我今天心情好,所以算你好运,今天就放过你,如果再有第二次,我会亲手阉了你。”

沈明宣冰冷的说道,直到这个时候,她才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季辰宇。

脸,不错,称的上鲜肉级别,身体,沈明宣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季晨宇半裸的胸膛之上,不禁细细的打量着。

赘肉?没有,腹肌,八块?天啊,这简直是完美啊?

看到那完美的无人能及的八块腹肌,沈明宣一改刚才的冰冷,娇嫩的俏立小脸儿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痴迷的笑容。

“先生,你确定你的这八块腹肌,是真的?”

沈明宣不由自主的伸出小手,直接向那让自己向往已久的腹肌摸去。

“啊……”

手腕上的疼痛,让沈明宣发出了一声痛呼,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沈明宣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只毫无攻击力的小绵羊,而是……一只宛如饥饿多时的恶狼。

“先生,你快放手啊,你弄的人家好痛啊?”知道眼前的男人,对自己是冷漠无情的,尤其是那双鹰一样锐利的黑瞳,此时闪烁着快如闪电般的寒光,这让沈明宣惊出了一身冷汗。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刚才怎么就没有想着离开呢?这下自己就成了一只落入到恶狼怀里的小绵羊,他会吃掉自己的。

“先生,人家好歹也是一个手无寸肌之力的女生,你快放开我吧。”为了让自己的小手重获自由,沈明宣采取了谄媚的方式,一脸讨好的看着季辰宇。

手无寸肌之力的女生?听到这几个字,季辰宇很想一脚将沈明宣踢开,刚才那一脚,让自己现在都痛的无法走路,她确定只是这样弱不禁风的女人?

“脱衣服。”

季辰宇突然开口说道,凌厉的散发着噬魂的煞气的黑瞳,狠狠的瞪在沈明宣的身上。

脱衣服?听到这三个字,沈明宣的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心里对季辰宇已经骂上了百次,千次。

“先生,脱衣服可以,可是你确定,你现在可以服侍女人?”深吸一口气的沈明宣,快速的恢复了平静,那双充满狡黠与调皮光芒的杏眸,直接落在了季辰宇的腿间,嘲讽意味十足。

被女人用这样的目光看向自己,这对于一直高高在上,王者般的季辰宇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侮辱。

“女人,我们可以试一试。”说完这句话,季辰宇直接将沈明宣扔在旁边的大床上,身体毫无缝隙的压在她的身上。

让沈明宣大吃一惊的是,季辰宇的大手,竟然……竟然直接探入到自己的腿间,而且在肆意的……游走。

“救命啊,你这个大色狼,救命啊。”

沈明宣吓的发出了绝望的大喊,她的用力挣扎,让原本只是想要惩罚她一下,并不想真正占有她的季辰宇,竟然感觉到,自己那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一点一点的瓦解。

该死,这样的感觉,让季辰宇发出了一声低咒。

“滚……”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可是对于沈明宣来说,却犹如一道皇上的赦令一样,吓的她赶紧跳下床,逃难似的离开了房间。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沈明宣还是停下了脚步。

“再见,不,是再也不见,欲求不满的臭家伙。”说完这句话,沈明宣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该死的女人。

看着沈明宣逃离时的背影,季辰宇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什么东西?

腿间还有些刺痛的季辰宇,刚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便看到了床上的一条链子,他下意识的拿起链子。

“明宣?”坠上刻着这两个字,难道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可是为什么这两个字,会让自己那么的熟悉?到底在哪儿听过?

季辰宇微挑剑眉,他的耳边立刻想起了奶奶曾经介绍给自己的女人名字,好像叫……沈明宣。

难道她们是同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当意识到有这个可能时,季辰宇那张刀刻般俊美的脸颊上,勾勒出一抹狐狸一样狡诈的笑容。

不管你是不是沈明宣,咱们之间的梁子是结定了,女人,你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要不然……季辰宇的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残忍而又狠绝的光芒。

……

虽然已经跑出了酒店,可是沈明宣还是有一种心跳加快的感觉,该死的臭男人,竟然想要对姑奶奶用强,姑奶奶就应该一脚踢的你断子绝孙,让你这辈子都无法再碰女人。

沈明宣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在想到季辰宇那八块让人羡慕的腹肌时,她心底的那股怒气,还是在一点一点的消褪,真应该拍下来,晴晴看到了,一定会流口水的。

想到那个专门画男男漫画的小色女闺蜜,沈明宣立刻拨打了她的电话号码。

不到二十分钟,一辆黄色的拉风小跑车,便停在了沈明宣的面前。

沈明宣快速的跳上车子。

“快,快开车。”

看到一向胆大心细,什么事情都不怕的好闺蜜,竟然此时这样的着急,关晴晴不禁一脸的诧异。

“有鬼在追你啊?”关晴晴半开玩笑,半调侃的说道。

“鬼?”沈明宣摇了摇头。“如果是鬼,我可能不会这么怕,可是他却是一个比鬼还要让人害怕的臭男人。”

想到季辰宇那鹰隼般锐利的黑瞳,沈明宣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到好朋友是真的在害怕,关晴晴赶紧启动油门,快速的调转车头。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端着香气四溢的咖啡,坐在了关晴晴那麻雀虽小,可是却五脏俱全的小公寓里。

“坦白交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从酒店里出来?而且还……”关晴晴那双犹如泉水般清澈的大眼睛,充满暧昧的扫视在沈明宣的身上。

“都是沈明月那个臭女人,一定是她在喝的酒里下了药,然后又将我丢到了那个男人的床上,幸好姑奶奶我福大命大,没有让她的计划得惩。”

提到沈明月的时候,沈明宣的俏立小脸儿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凌厉的字眼儿,透着几分嗜血的味道。

“你打算怎么做?”

关晴晴一脸担忧的问道,对于沈家的一些事情,她做为闺蜜是清楚的很,她清楚的知道,沈明宣在沈家是什么样的地位。

虽然是沈家的大小姐,可是却有着如同于佣人般的生存着。

“我一定要夺回所有属于我妈妈的东西,至于那个女人,姑奶奶我一定会让她好看的。”

沈明宣那双璀璨如星辰般的杏眸,流转着坚定的波光,不容小瞿。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