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坐在角落的男人双手交握,支在台子上。

这个姿势,正好遮住了他半张脸,又能让他翻起的视线,从手背上方,穿越过一层层纵情摇摆的男女,锁定那个亚裔女孩。

她穿着豹纹抹胸,光裸着修长的双腿,蹬着一双金色的高跟鞋,抹着夸张的眼妆和唇色,看得出,她正努力的模仿舞池中其他俗艳的女人。

她看似张扬桀骜的眼神,显得那么刻意,掩藏不住闪动的不安和焦躁。

或许旁人看不出来,却瞒不过饶有兴致的观察她许久的这个男子。

她就像一只偷偷跑出来,尝试自己狩猎的小兽?

陌生的,略带危险的味道让她感到兴奋、刺激,可离开了安全地带,还是会感到害怕?

为了这个奇妙的比喻,他也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容悠长暧昧,视线也有些摇曳。

他也是个狩猎者,但从不主动出击,而不乏各色女人投怀送抱,他一向很懂的在放浪和自制的两端平衡,为什么突然会对一个仍显青涩的陌生女孩产生兴趣,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或许,是因为过了今晚,他就要从这嚣腾的节奏、陆离的光影,以及令人迷醉而窒息的肉体气息中抽身,去过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所以,才希望彻底的放纵一次?

隐约很吵,舞池中的人可以肆无忌惮的扯开嗓门说话。

“Chelle,看见坐在门背后的那个人吗?”

“干吗?”

“他看上好性感神秘的样子,我刚才试着走近,可哪个角度都没法看清他的长相。”

“可是,从刚才起,他就一直盯着你看,他一定是对你很有兴趣。”

“哈哈哈,可惜我对他没兴趣!”

笑声和舞姿都更加的狂野。

昏昧的光线中,男子缓缓撤下了双手,彻底露出了灼灼的眼睛。

他已经做了决定,等这一曲终了,就会上前尝试搭讪那个女孩,只剩下一晚的时间了,是希望她轻易的上钩,还是骄傲的拒绝呢?

琢磨着这两个都很有趣的可能性,他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

重金属音乐冲上的顶端,预示着尾声也不远了,他的双瞳也越来越热。

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夜店的大门被撞开,男子循声转头,还没等他看清楚,一个仓促的人影已从眼前掠过,只能看见直奔舞池的背影。

在这群魔乱舞的空间,谁也再没有给那人更多的注意,直到他冲上舞池,硬挤进去,从人堆里拖出一个人来,这破坏节奏的举动和随之而来的叫骂声,也没有带来更多的骚动。

而坐在角落的男子,却有一个起身的冲动,因为他看见被拖出舞池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注意着的女孩。

接着镭射灯的光亮,也大致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

他身材高挑瘦削,应该很年轻,发型和装束都中规中矩,与周围的环境深深违和。

他的动作并不粗暴,只是拉着那个女孩的双手不放,仿佛在努力劝说着什么,而后者则十分狂躁,用力的挣扎,嘴里尖声叫骂着。

稍嫌文弱的青年到底制不住她,女孩摆脱后,就向门口这边奔来,那青年则高声叫着她的名字紧追不舍。

“Chelle,Chelle,你等一等,听我说啊!”

在拥挤的桌椅间,极其败坏,步履仓皇的她终于被绊倒,半个身子摔在他前方台子上,抬头之际,羞愤的目光正好迎上两道似乎带着戏虐之意的眼神。

“哎,当心啊!”那青年总算追上,语气也柔和下来,伸手想去搀扶她。

她一把推开,忽然踩上椅子、台子,纵身跳下,正好落在角落男子的身边,一巴掌重重拍在他面前。

鼻尖下“砰”的一声响,他却丝毫不吃惊,只是抬起头,侧着脸看她,这个姿态懒散而不庄重,而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原本就心情恶劣,当面被嘲笑的感觉更叫人恼火,催生了她强烈想要报复的心思。

“你盯着我看很久了吧?”她扬起下颌,傲慢的俯视他,尖尖的高更鞋踏上椅子,裙子滑的更下,大腿露的更多。

他完全没有被人看穿的尴尬,只是很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这句话也让她身后的青年为止一愣,目光稍稍从她身上移开。

可惜,他大半个人都裹在昏暗中,而且角度选择的很好,即使是无规律乱扫的镭射灯光,也无法照亮他的容貌,只能从几点高光部位,大致判断出,他额头很高,五官深刻立体。

“不会光是看看就满足了吧?”她俯下身,脸庞恶意的向他迫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挑衅的笑问,“怎么样,够胆子带我出去吗?”

“Chelle!你,你别开玩笑了!”那青年大惊失色,冲上来再一次的想拉住那女孩。

然而,始终端坐不动的男子,忽然横过一条手臂,拦在两人之间。

“你让开!”那青年用力推搡,那条手臂仍牢牢的阻隔了他和她。

“好,走。”那男子简洁的回答,另一条手臂绕上了女孩的腰肢。

他的反应太快、太直接,她下意识的肌肉一缩,想要躲开他的搂抱,可他的臂弯无论位置还是力量,都恰到好处,除非她放开手脚撑拒。

豹纹抹胸之下,她纤细的腰肢的裸露着的,敏感的觉察到了他贴上来的温度。

不过,跟她此刻太想要羞辱、伤害那青年的冲动比起来,和陌生人亲密接触的反感根本算不了什么。

“走!”她骄傲的一甩头,身体向那男子倾过去。

虽然她很小心,并没有真正挨上他的胸膛,但这个姿势,已经足够那青年感到痛楚。

“Chelle,你别这样,你,你听我说……”他几乎是在哀求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分手了。”女孩的目光和冷笑,都像刀子一般尖钺。

呵呵,果然是这么回事。

那男子眉峰一沉,这个细微的动作,使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掠夺气息越发浓烈了。

如果刚才还不是十分确定的话,那么此刻他已经做出决定,她已经不可能逃掉,为了他极不喜欢被这样幼稚的利用,也为了这可能是最后放纵狂欢的夜晚……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