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天地开鸿蒙,宇宙衍洪荒!

东胜神洲傲来国,习武之风盛行,他们的老一辈口耳相传,很久以前曾有一石猴妖从傲来国走出,有幸觅得仙缘,最终修成正果,得佛主封得“圣佛”果位。

劫分三类:天雷劫,地雷劫,神罚劫!

天雷劫指的是苍天降怒,五雷轰顶,也称净世雷,在世人眼中而不是劫,这是上天扫荡天下邪恶,扶正清明。

地雷劫为五行劫,金木水火土,分指刀剑所杀,上吊而死,水淹而死,火烧而死,房塌而死。此分地雷五劫,却是人劫,不可逆。

神罚劫则更为神秘,相传上古有一魔头,修炼邪功,好饮人血,作恶多端,被天神灭杀。

更有传闻,上古时期的魔神牛魔王之所以不列仙班就是因为受过神罚劫的原因。

部洲历一万一千零一十三年,东土大唐护国法师孔雀王将在这一天飞升,羽化飞仙。

自玄奘圣僧取经归来,妖族渐渐得到尊重,如今已是人族之下第一大族,孔雀王乃是妖族古脉,慧根深远,不坠尘俗,修炼两千余载终于熬得飞仙。

天朗气清,待得红日升起,孔雀王微微压下激动,朝着大唐天子拱手道“陛下请回吧!”

大唐天子理服正冠道“国师好走。”

祥云漫天,一道白影驾着一朵祥云而来,面向大唐天子道“我乃天庭接引使,飞仙便与我同去。”

白影白袍而立,玉面浩然,目光淡淡扫视一圈定在孔雀王身上,只见孔雀王高高瘦瘦,灰衣蔽体,最显眼的是一只鹰钩鼻。

孔雀王再次向天子道“该走了,陛下请回吧,以后,”,孔雀王摇了摇头,没有说完。

孔雀王气势一凝,一只五色孔雀虚影在头顶上方凝聚,法相庄严,随后一步迈出,便是跨上了祥云。

天生祥云,地涌金莲。

在全天下老百姓的注视下,祥云缓缓向着天际深处升去,天庭已是公认的存在了,位列仙班是所有人的期望,孔雀王从部洲大唐走出,是近三千年以来第四位飞升者,是南膽部洲的骄傲。

在此之后,孔雀王被载入大唐史册,天子封其为“大国师”,既是对孔雀王过往的褒奖,也是希望孔雀王能永远的蔽护他们。

大雁塔,存放着玄奘圣僧从西域灵山取回的经书,经过几次修缮,如今已是神洲圣地一般的地方。

……

东胜神洲,傲来国东部的一处小山谷,山清水秀,炊烟袅袅,稀稀疏疏有一百余人家的样子,此地名为“万妖村”,相传上古时期有着几位大妖子嗣在此繁衍生息形成了万妖村。

万妖村西北方有一处极阴潭,潭边常年冰雾笼罩,只有村子里的大妖敢靠近,至于潭中则从没有人下去过。

夜晚,皓月当空,没有星星,依然将大地照耀得宛如白天,只有一个地方青黝黝的,连月光也照不进去,这就是极阴潭。

潭心浓郁的青光绽放,好像浓郁得化不开一般,在其无人看到的潭底,静静的躺着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是一具九窍石人,除了水晶般的乳白色半透明头骨之外,脖颈之下乃是斑驳的青石,夹杂着点点杂质,在青光中夹着点点五颜六色。

没有人知道今天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石人在这极阴潭待了多久,当潭心浓郁的青光直射天际,与天空的圆月交辉相应之时,石人微微皱了皱眼,随即睁开,露出一双迷茫的金睛,在短暂的迷糊之后脑袋一疼,大量的莫名讯息涌入,待他接收完所有的讯息,只听他金石般的声音道“战!”

潭面水柱冲起十数丈,石人的身躯凌空而立,接着“啊!”的一声摔在潭边的碎石滩上,狼狈无比的起身之后,道“那涌入我脑海的讯息是什么,按照妖族法则来说我才初生灵智,为什么那讯息犹如天生一般,会让我感到愤怒?”

想不明白的事没有去纠结,而是揉揉太阳穴道“我叫姜真,身份是村西姜家的少主,为什么连姓名和身份都是从讯息中知道的?”,石人虽然接受了姜真这个名字,但还是不禁疑惑道。

……

村西姜家是万妖村的三大家族之一,人数寥寥十几人,并且异常低调,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去惹姜家的人,或者打压姜家的生意。

姜家祖祠上方,数十道黑木牌位林立,皆是姜氏一族的祖先,而在这些牌位之前是一道非常特殊的牌位,只有一个名字:姜尚!——姜太公!一个太古时期的禁忌神秘人物!

祠堂中间,一名面容俊美的中年人道“世人皆以为太公祖先没有血脉留下,实则不然,我姜家一族谨记祖训,随时准备迎接真正的姜氏少主归来!”

中年道完朝着前方的牌位深深拜下,随即缓缓向着外面走去,满头白丝飞扬之间,狂傲尽显。

一缕红光点亮天空,犹如无边黑夜中的不灭曙光,打破了黑暗的束缚,终于迎来了黎明,带来了新的曙光!

有族人慌忙地冲到白丝俊美中年面前,心跳加速的道“族长,门外有人自称是姜家少主,需要见现在的族长。”

“终于来了吗?”族长姜野道,随即对那族人道“去请他进来,记住,不可怠慢。”

待那族人应声离开,姜野低声喃喃道“终于不用再隐忍了,这无数世的憋屈终于能释放了,也是时候恢复我族的无上荣耀了……”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