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二十二世纪,R国边境玉龙峰上,这里是恐怖分子建立的实验室王国。

这里拥有者全球最先进的高科技设备,最权威的脑科达人,但是这些人都是各国失踪人口,都被恐怖分子绑架到这里!

这里的实验品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与外界的人不一样,她们只能成为科学家们研究解刨探寻奥秘的试验品。

因为,她们是高科技的结晶,拥有绝对的体能以及超强的大脑。

实验室内,白衣大褂的科学家们正在埋头做着手术,耳边是冰冷的仪器声,手术台上躺着一名少女,她肤若凝脂,翘挺的鼻梁下,朱唇微张颤抖着,她是这一次的实验对象名为代号A-307,拥有恐怖的超能力,长达八年的克隆实验,若是这次实验成功,那么就会制造出来跟她同类型的克隆人,成为最强生化武器!

“滴滴滴滴!”仪器突然出现警报,一名科学助手看着仪器下降的数据带着口罩的他慌张道:“教授,她的心跳在急速下降!”

然而白衣大褂的教授们根本不理会,研究数据的继续研究数据,解刨身体的人手术刀也丝毫不怠慢,他们要的是结果,至于生死?

这座实验室里最不缺的就是尸体!

“咚咚!”就在这时,本该躺着昏迷的少女身体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被铁链拴着的双手一下一下敲打着实验室的台子!

“快住手!不然她会死的!”这名科学助手是刚被抓来一个月的青年,他对于生命不像这些教授一样能做到麻木的境界,眼看再不停止下来A-307就要死掉,他急忙冲过去,却被一名身材高大的佣兵一脚踹开,飞起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仪器上!

我,不想死!

少女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她还没有走出去看看实验室外面的世界,还没有重获自由,怎能死去?

“嗡!”

整个实验室内的灯光开始忽闪忽闪,科学家们被这诡异的现象打断了手术流程,各大仪器也出现失控的迹象。

“她的血在快速凝结!”

“该死,她的细胞都死掉了!”

一时间实验室内乱成一团,电流击打在少女的身体上,把她周围的科学家们震退数米,那名受伤的科学助手努力的爬起来,避开逃窜的人群冲向仪器。

“砰!”

承受不住强大的电流,实验室的仪器发出震耳的爆炸声,紧接着,整个实验室崩溃,无数的成果付之东流!

这座最先进的科技王国化作耀眼的蘑菇云直冲天际,消失在暮色里。

……

云川大陆,1336年,烨帝征战三十载,一统六国成为云川霸主,改国号为天元,同年开设帝国三大势力:九洲府,圣药堂,司法局。

在帝国统一之前,谋师是没什么地位的,甚至被嫌弃成一无是处的书呆子,因为一些事情只要武者出面用武力便能镇压。

但是自从烨帝讨伐六国,最后成为一统天下的霸主,皆是因为一位谋师帮助烨帝解决了武者都无法解决的灭国危机,烨帝允诺那位谋师,成立九洲府,封其为九洲府大司命,权利凌驾在各大城主之上!

于是谋师的地位水涨船高,现如今的谋师是香饽饽,都是帝国的精英人才,身边都被帝国安排高手保护。

而圣药堂是给帝君修炼仙丹妙药的圣地。司法局则是武者当道,负责帝国悬赏任务,通缉帝国罪犯。

神思学府,九洲府附属学院内,这里是王公贵族子女们的玩乐地,是平凡子女出人头地的梦想地!

正逢盛夏,晚风徐徐,神思学府的后山处隐约传来男子淫笑与少女的求救声。

然而,路过的人都纷纷避而远之,唯恐惹祸上身!

“这里可是神思学府,若是让老夫子知道你们在这里做伤风败俗之事,势必会开除你们学籍,让你们一辈子无缘九洲府!”

飒飒风声中,少女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只见树林中一袭白衣女子跌坐在地上,双手撑地往后挪,那精致的五官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她如今发丝凌乱,一双撩人的桃花眼惊恐的看着面前步步逼近的五名男子。

“哈哈哈,老夫子?老夫子就算此刻来了也要跪着给本少爷穿鞋!”为首少年是富甲一方的商家大少爷商陆,他好似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他面色通红,说话间一股浓浓的酒味冒出来!

“啊!”

脚踝突然被人抓住,白衣女子吓得尖叫出声,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撕拉!”一声脆响,伴随着男子猥琐的笑声,白衣女子衣衫被撕裂,露出诱人的香肩。

“嘿嘿嘿,叶鸢,你今儿老老实实的伺候好本少爷,不然……”不顾少女的挣扎,抓住她脚踝的商陆一边露出淫靡的笑声,一边亲吻着她白嫩的脚趾。

“不准碰我!救命啊!唔……”

求救声刚喊出来,一旁负责抓人的少年急忙把刚撕下来的衣裳揉成团塞进女子口中。

紧接着另两个人猛地朝着地上的少女扑了上去,丝毫不顾地上女子疯狂的挣扎,禁锢住她!

“还是商少厉害,这叶鸢平日里一副高傲女神的模样看不起我们,如今新生谋师考核竟然还抢走你的第一名,咱们今晚就好好调教调教她,让她知道跟谁争都不能跟商少你争!”

负责望风的青衫少年一边伸长脖子张望四周,一边忍不住兴奋地搓着双手。

“啊!贱女人!”

然而扑在少女身上的商陆吃痛的跳起身,他单手捂着自己的肩膀痛苦的蹲在地上,其他几个少年立马冲上去询问:“商少怎么了?”

“竟然敢咬本少爷!”

“呸!”洁白的衣裙上沾有点点血迹,重获自由的叶鸢急忙站起身吐掉嘴里的血肉。

月色下,商陆的肩膀在疯狂的往外流血,仔细看去发现他肩膀出现一个血洞,硬生生被叶鸢给咬下来一块肉!

五个少年愤怒的看向往树林里跑去的女人,受伤的商陆面部狰狞咬牙切齿道:“把她抓住,老子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起上!”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