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坠落,坠落,整个身体都似乎在朝着遥远的下方所坠落。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身体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

疼疼疼……这就是所谓的濒死感受吗?我没想到居然这么疼。

浑身上下都仿佛散了架一样,就算尽力睁大眼睛也只能看见落满灰尘的地面。

眼前的视界越来越模糊,就像是老旧的坏掉的电视屏幕上只能看见满屏的雪花点。

就在我即将再度昏迷过去的时候,一双小巧的绣花鞋却出现在我的眼前。

紧接着我就感到身体被谁所抱起,悲恸的少女的声音传来。

“不要死,不要死啊——”

我的脸上有着湿漉漉的感受,似乎少女的眼泪顺着她的下巴砸到了我的脸上。

不习惯脸部这湿冷的触感,我努力抬起手擦了擦脸,但是我却摸到了一手的毛。

诶?我什么时候脸部汗毛如此茂密了?而且,我的手……

我努力地将手凑近自己的眼前,却被自己所看到的吓了一跳。

这……这不是爪子吗?!而且还是猫的爪子。

难道有人趁我昏迷的时候将我的手砍了,接上了猫的爪子了吗?!

虽然头脑仍是昏昏沉沉的,但是我仍是吓得猛一激灵。

我翻了个身,又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

哎呦,疼死我了。

但是从我嘴里却是传出了一声——

“喵。”

我抬起头看着抱着我的少女,她虽然蓬头散发,满面泪痕,但是此刻也不免一脸惊愕地望着我。

不不不,那一声不是我想发出来的,你听我说,我没有这种口癖啊!

在我极力想要张口解释的时候,一连串的“喵喵喵”从我嘴里发了出来。

“你……”

少女微张樱桃小口,眼泪就那样顺着她的眼睛流了下来。

完了,这下肯定要被误会成变态了。

我有些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抵抗,也同样看着少女。

“小咪!你终于活了,太好了!”

少女猛然将我抱了起来,头伏在我的身体上,大颗大颗的泪珠打湿了我的毛发。

小……咪?

虽然被一个长相还可以的少女抱在怀里的滋味的确实不错,不过比起这个,她喊出来的那个名字是什么情况?

这名字也太……恕我直言,非人类了吧?我一同学名叫夏优都比这名字好一万倍好吗?

我终于想起来这股不对劲的感觉。

对啊,这个少女是谁啊?我可不认识。

而且……

我艰难地转动头部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座落满灰尘的庙宇,年久失修的横木歪歪斜斜地架在房顶下充当着横梁的重任。在角落有一张硕大的蜘蛛网张牙舞爪地炫耀着自己的存在,不过这张蜘蛛网跟庙宇中间摆着的不知哪尊落满了灰的大仙身上的厚厚一层蜘蛛丝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细细一听还能听到角落里老鼠的磨牙声还有蟑螂的脚步声。

而将头伏在我身上的少女我并看不清长相,就算再怎么歪头也只能看到她乱糟糟的头发还有头发里细碎的稻草。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我不应该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了不挂科兢兢战战奋斗在图书馆一线的医学狗吗?这个破地方到底是哪儿啊!

“喵!”

但是抱怨的话刚出口就变成了意味不明的一声猫叫。

“对不起小咪,弄疼你了吧。”

少女迅速从我的身上抬起头,有些慌张地看着我。

我也趁此机会睁大眼睛得以好好地观察她。

她的长相很明显是属于可以激发男人保护欲的那种柔弱类型的。不过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在身边见到过这么纯净清澈的眼眸。

她的睫毛轻轻一颤,如蝴蝶一样轻展羽翅。她抬起眼欣喜地看着我,她的眼神犹如一汪清水,温柔地将我包了进去。

我也沉醉地想要沉在里面,我眯起眼露出享受地表情。

在她的瞳孔处,我找到了自己的形象——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