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空气潮冷!带着一丝诡异。

外面正刮着狂风,哗哗作响,伴随着阴寒吹进了屋里。

扣扣!呼呼……

夜深人静,那玻璃窗户被吹的噼里啪啦作响,似乎有人在拍打着,近似人的呜咽声不断,令人惊惧!

“小……小竹?”夜色中传来女孩惊恐害怕的声音,抖颤不已。

“你睡着了吗?”

声音闷闷的,似乎是从被子里面传出来。

“怎么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同学的喊声,倏然醒转,嗓音带着鼻音关切一问,吹拂了深夜的静谧。

“你,你可以起来帮忙把窗户关紧点吗?我害怕……”同学害怕的声音再次从被子里传出来,比之刚才稳妥了一点。

“好啊!你等下,我现在就起来。”我知道同学胆小,很爽快的就答应,掀开了被子就披着外套就着微弱的光线从铁架床上爬下来。

脚上的铃铛顷刻响起清脆悦耳的音调!

穿好了拖鞋走到门口想打开室内的灯,却惊讶灯泡竟然亮不了。

“不是吧,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竟然没电了?”我疑惑的爬抓了一下俏丽的短发,呐呐低语。

不知道是灯坏了还是没电了。

“啊!那怎么办?小竹,我害怕。”听着外面恐怖的风声,躲在被子里的女孩感到惊悚。

“你别怕,快睡觉吧,我去关紧窗户。”

我踱步走向阳台想把窗户关紧些,忽然雷电一闪,一只白皙的手臂湿漉漉的拍打在窗户上。

我突然被吓了一跳,随即心底浮上一抹不一样的兴奋,眸子不似别人看到恐怖的东西而惊惧,反而多了几分明亮。

我加快脚步靠近,瞥了一眼外面的阳台,一段树枝正落在积水的阳台上,看起来确实像手臂。

心底不禁疑惑,难道是我看错了?刚才是树枝打在窗户上。

我伸手把每个窗户都关紧了,这才转身回房间。

就在这一刻,眼角余光瞥到楼下一抹白影,再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女孩,比我们小几岁,正眼巴巴的抬头看着我,全身湿淋淋的,说不出的可怜。

就说我没有看错。

我看了眼床上的同学,再回头看楼下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小妍,窗关紧了,我下楼去把其他的窗也关下。”

“不要,我害怕。”想到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小妍就害怕,今天她爸爸妈妈都出差了,所以才把我叫来作伴。

“你拿着这个东西先睡觉,我很快就回来。”给她塞了一个福袋,并在四周贴上驱鬼符后,我拿上随身包包就快步下楼。

外面的雨小了,可是风还很大,我迈着小步果断踏入夜色中……

找了四周都没有见到那个女孩子,想起后面有个小池塘,我继续往院子的深处走去,那风雨打在我身上,可是我一点都不在乎。

“呜呜……”

倏然从那个方向传来哀伤的小孩哭泣声,我攥住包包的带子快步走去,果然看见刚才那个小女孩就坐在那里哭。

“姐姐!”听到声音,小女孩开心的回头,在看到是我后,猛然闪过一丝失落。

“你是小妍的妹妹?”我惊讶不已,原来我同学还有一个死去的妹妹,我能感觉的到这小女孩身上散发的寒冷,不带活人的气息。

一般深夜还在外面游荡的都不会是活人,尤其是风雨交加的深夜。

“嗯。”小女孩瑟瑟的应着,有些害怕我,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要求着,“姐姐,你能带我去见我姐姐吗?我好想她。”

“小妹妹!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小妍看到你会很害怕的。”见她毫无厉色,很良善,我柔声笑望着她。

这个小女孩,从我认识小妍至今都没有听说过,估计去世的时间不短了,若是再徘徊在世间,被有心人看见的话,肯定会被抓去练小鬼,到时候她想投胎都没有机会。

“我不要姐姐害怕!”小女孩起身喊道,脸色坚定的神色就像维护自己的玩具一般。

我挑了下眉头,她们姐妹的感情肯定很好。

“我只是好想姐姐,自从我落在这个池塘后,姐姐就不再跟我玩了……”小女孩垂下脑袋伤心的说着。

敢情这个小女孩还不知道自己死了。

“小妹妹,你要是去找你姐姐的话,她也会变的跟你现在这样游荡在风雨夜里,她会很害怕,会很伤心的。”

我必须把这个小妹妹送去轮回,要不时间久了难保不会出事,幸好今天碰到她了。

刚巧前几天我又学会了一招。

小女孩低头伤心了一会才道:“我不要姐姐跟我一样,我不去找姐姐了,姐姐,你能帮帮我吗?”

“好,我现在就送你去轮回,说不定你还能跟你姐姐再做姐妹!”我心底不忍安慰着她,即使这话连我自己都质疑,可是小女孩却相信了。

“真的吗?姐姐!”小女孩仰着头,眼睛非常的明亮而且很单纯,我只好笑了笑点头,“真的!”

我跟她叮嘱几句后,即刻念了一道咒语,“……临!”

语毕,一道全黑色的身影倏然出现在小女孩的身边,并向我恭敬的点了点头。

“你要让她轮回在好人家,若是可以的话,再让她们继续做姐妹吧。”我满脸笑容要求着那个黑衣使者。

我之所以这么开心是因为我自己真的能把黑白无常给召唤出来了,心底可得意。

只见那黑衣使者嘴角抽搐了下,向我点点头,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带着小女孩消失了。

完成了任务,我心里很愉悦,随即转身走回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悦耳动听的笛音,风雨静止。

谁?

我忍不住好奇,转身往后面走去,一路顺着笛音走去,感觉走了很久,倏然看到一大片竹林。

暗想着,什么时候同学家里有一片竹林了。

明知奇怪,可我还是禁不住好奇想知道是什么人吹这么好听的笛音,小步调跑进了深处。

越往深处去,越能感到一股强势的阴冷迎面扑来,带着一股浓郁的芳香,我瑟缩了下,该不会是什么厉鬼吧。

要是真遇上了,我的道行还不够高啊。

虽然心底闪过一抹惊惧,但是我还是受那笛音牵扯着心弦,忍不住迈步向前。

倏地,一道火红古袍的身影背对而站,那长及腰间的墨发恣意飞舞着,透着冷冽的霸气,却俊美挺拔,那笛音正是他吹的。

沉侵在笛音里,我心一触,下意识的喊了声。“大哥哥!”

大哥哥?

男子身躯微微一顿,笛音瞬间停摆,随即转过身面对着几步远的我,流光溢彩,目光灼灼,似乎一眼就望进了我的心底,我心间一颤,微微张着小嘴巴,之前的惊惧瞬间都被抛之脑后。

这个大哥哥好俊美啊!

他身着火红的对襟浮云龙袍,袖子领口都绣着金丝流云,那身高贵古装,我心底惊叹连连。

即使我年纪小,可却也是一个帅哥控了。

男子腰间系着镶嵌金丝滚边的黑色腰带,别着一枚圆润的玉佩,微微发着一丝红光,脚踩黑色靴子,上面一样镶嵌着金色的图案,盘旋在上面,似乎像蛇又像龙。

头上戴着金冠,被束着的长发飞舞在身后,眉毛斜飞入鬓,鼻梁直挺,薄唇如血般妖异,面容冷峻没有血色,却妖艳非凡,顿时让人不轻易忘记,刻骨铭心。

男子全身透着一股狂霸的冰冷气息,不可一世,狂狷邪弒,但是我却感到一股熟悉,被他无底的墨眸盯着,竟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竹儿,你还是这么迷人。”男子目光灼灼看着我,微微勾着魅人的唇角。

若是有人在一旁,听到一个成年男子对我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说这样的话,肯定觉得变态,可当时我只觉得他的声音特别的好听,柔进心尖。

男子瞬间移步我跟前,居高临下,犹如睥睨天下的君主,他伸手轻轻抚上我娇嫩的小脸蛋,随即牵起我的手,那冰冷的触感我却觉得很舒服,一点都不排斥。

经过男子一碰,我看到自己左手无名指忽然闪现一枚黑色的戒指,纹路很奇特,却也很漂亮,但是随即又看不见了。

“咦?”

男子似乎很满意,眸光又轻柔的落回我疑惑的脸上,随即把腰间的玉佩放在我的手心里,嗓音带着霸冷的命令口气,“别弄丢了。”

手里握着冰凉入骨的玉佩,我颤了颤,随即回神看着魅惑人心的俊脸,疑惑的问了句,“你究竟是人是鬼?”

男子眸光深意的盯着我,嘴角微弯带着森然,我却觉得扣人心弦,心忍不住冒出无以名状的萌动。

“你说呢?”男子深深看了我几眼,似乎要把我牢牢吸入眼底,随即狂笑着转身隐没在竹林之中。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回过神不舍的追问着,却只得到那随风飘荡而来的笑声,越来越遥远。

他到底是鬼还是人啊?

看着手心里的玉佩,我疑惑不已,直到明白他不会再出现,我才转身走回去,一路打着哈欠!

明天一定要记得问老爸,这人究竟是谁!

ps:新文发布啦,喜欢本文的伙伴们可要踊跃收藏,一路追文哟!恐怖嘛,看了才知道,哈哈……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