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母亲,你相信我。”

空荡而幽静的地下室,飘飘荡荡的声音带着虚弱,似是没有气息的烟雾,逐渐沉了下去。

瘦得能露出骨头的女孩趴在地上,气息奄奄,早已失去知觉的指尖努力握住一截高跟鞋,哀求着。

“相信我,我没有做那些事。”

高跟鞋的主人是一个满脸倨傲的贵妇,仿佛在看着一团垃圾,贵妇旁人则是一个睫毛卷翘,洋娃娃一般的女孩,柔声劝着。

“母亲,姐姐不是故意的,您就放了她吧。”

“放了她?”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般,贵妇抬起脚,满脸戾气地将锋利的鞋跟踩在瘦弱女孩的背脊,将她早已断裂的脊椎踩得咯吱作响。

“这个贱种占据了你这么多年的富贵,你让我放了她?小柔,你这孩子实在是太善良了。”

看着地上爬虫般的姐姐,薛柔唇畔浮现若隐若现的笑容。

“母亲……”

艰难地从口中吐出血沫,瘦弱女孩的声音越发轻微,仿佛随时就要死去般。

死去也好,这个世界活着实在太痛苦。

是她太傻,看不穿豺狼的野心,当初收养好心对待的妹妹转眼间夺去了她的一切,爷爷和外公交给她的财产、未婚夫、父母的爱,转眼间她被关押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已经三年了,像一只爬虫般活着!

贵妇人将鞋跟拔出,看着上面汩汩血液,冷哼声,“小柔,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等死了以后丢出去喂狗。”

“母亲,姐姐她……”

薛柔似乎还想说什么,被贵妇轻轻搂在怀中。

“什么姐姐,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这不知道是谁的贱种,让我丢尽脸面!”

贵妇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迈着高贵的步子离开,临走前不忘狠狠踹了地上的女孩一脚,女孩被狠狠踢了出去,一直滚到墙边,额头流出鲜血,染红了一张阴森可怖的脸庞。

那张脸原本大概是精致的,只是一道从左眼角贯穿整张面颊的疤痕破坏了这一切,她的目光死死盯着离开的女人,眼泪将脸庞的鲜血冲刷成一道道可怖的痕迹。

啪的一巴掌,脑袋被打得再次撞在墙上,适才温柔可人的女孩蹲下身,缓缓收手。

“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她已经是我的母亲了,我才是薛家唯一的千金。”

“薛柔……”

嘶哑的声音从喉中发出,阴阳脸女孩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是她蠢,她薛雪沦落到今日都是自己活该,付出一切真心却给了豺狼!

啪,又是狠狠一巴掌,脑袋上的伤口裂的更大,发间露出更多纵横交错着的伤口,有的已经结疤,有的却早已发脓,散发出阵阵腐烂的味道。

“薛雪,反正都要死了,也让你当一个明白鬼,其实你才是薛家的千金。当初做鉴定的时候,我把我们两人的血液样本标签换了一下呢,不过母亲和父亲也会觉得无所谓吧,毕竟你这种名声发臭,早已被玷污的人,是不配成为薛家千金,所以就算她们心中怀疑,也会理所应当告诉所有人,你才是冒牌货!”

“你!”瘫在地上的脑袋努力抬起,沉闷的音调努力从牙齿中挤出,女孩的气息越来越淡,瞳孔渐渐涣散,薛柔微微一笑,轻轻贴着她的耳畔,悄声开口。

“姐姐,你好像很恨我的样子呢,不过还要更恨我一点才对呢,因为当初在酒吧给你下药的人,是我,引来那些记者拍下整个过程的人,也是我。”

洋洋得意的笑容在地下室昏黄灯光映衬下越发阴森可怖,薛柔哪有半点可爱模样,眸中倒映着薛雪凄惨可怜的影子,像个爬虫一般躺在地上,甚至连发出声音的能力都没有。

瞳孔扩散的趋势越发严重,心脏却开始不甘地跳动,一下一下,剧烈地,几乎要顶破胸口。

阴谋,一切都是阴谋,从这个人来到家里以后,自己的一切都被毁了,她不甘心,好不甘心啊,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发觉这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豺狼!

“不过你可以放心地去死了,晨一直告诉我,和你这样毁了容貌的贱人在一起,他每一分钟都想要作呕,而我——才是他唯一爱过的人。”

薛柔粉红色唇瓣勾起,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躺在地上的薛雪,脑海中回想着那个长相俊秀的男人,曾经对自己如此温柔,温柔地让薛雪心甘情愿交出一切,包括薛家和芸家的财产,像一只黄牛般没日没夜为凌晨运作着产业,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候,从背后狠狠捅了她一刀,将所有的东西据为己有。

然后把她这个未婚妻,丢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被薛柔玩弄。

“亲爱的,还没有玩够吗?”

缱绻带有磁性的声音由远及近,男人顺着楼梯下来,在看到薛雪的时候露出嫌恶表情。

“这只恶心的臭虫,竟然还活着?”

臭虫,曾经倾心相爱的男人形容她是一只臭虫!薛雪想要放声大笑,笑自己是个蠢货,笑自己当初竟然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是啊,我下不去手。”薛柔咬着下唇,露出柔弱又无奈的表情,轻叹着,“毕竟是我的姐姐呢。”

“姐姐?”男人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薛雪,“小柔你就是太善良了,这种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的肮脏女人,怎么配当你的姐姐。”

他慢条斯理地从口袋中拿出一把瑞士军刀,缓缓蹲下身,银光闪过——心脏喷出的血液溅了凌晨一身。

“瞧,多简单的事,扔出去喂狗就好了。”

薛雪瞪大双眼,感受着逐渐冰凉的身体,瞳孔倒映着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狗男女。

好啊,真好,亲生母亲和未婚夫都夸赞薛柔善良,都要把自己丢出去喂狗,果然是自己做人太失败了吧。

夜,无边无际的夜开始降临,整个世界都蒙上一层暗色,似是灯光被拉灭。

女孩仰着头躺在冰冷地面,周身血液逐渐被抽空,灵魂飘散在头顶,面无表情,嘴角的弧度含着嘲笑。

薛雪,你就是这样一个蠢货,如果还有来生,一定要记住这两个人,尤其记住这张洋娃娃一样的面孔啊。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