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时值盛夏,地处H国沿海的经济重地霖州市,闷热的空气仿佛淬满了火星,一点即爆。

下午六点,一列从云海开往霖州的直达列车,准时进站。

车站里的人很快涌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只剩零星几人,一名身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短裤,扎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女孩看起来不过22、3岁模样,不施粉黛的青春脸庞,挂着几许清浅又从容的笑意,即使穿着简简单单,也在一瞬间成为了人们注目的焦点。

只不过身为焦点中心的宋宁,对此一无所觉,出了出站口,就去跟三哥约好的乘车点等着。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捎你一段啊。”耳边冷不丁响起男人调笑的嗓音:“天气这么热,让哥哥带你去个凉快的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宋宁抬起头,左右看了一圈,发现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遂没什么情绪的瞟了他一眼,视线落到他身后的红色玛莎拉蒂上,黛眉微挑。

这里是火车站不是机场,这男人一身名牌,唯恐别人不知他有钱,看样子也不像是来接人的,而且听他说话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宋宁慧黠的眨了眨眼,假装没听见的收回视线,抬手看表。

“齐少,这妞该不会是聋子吧?”又一道带着戏谑的嗓音响起,肆无忌惮的调笑道:“这水灵的模样,怕是孙家那位千金也不及一二呢。”

“孙家算个什么东西,还霖州第一美人呢,我呸!”被称齐少的男人上前一步,“哗”的一下擦着火柴,慢条斯理的将口中的雪茄点着,目光放肆的上下打量着宋宁,笑声下流:“这妞确实正点,看那手白的,哈哈哈……”

说着,他的视线慢慢落到宋宁的脸上,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只见她双瞳漆黑明亮,清澈的如同高山湖泊一般,眉如远山含黛,琼鼻小巧挺直,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如凝霜般白皙润泽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形状完美的双唇如樱花花瓣娇嫩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身上虽只穿了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裤,却丝毫不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美。五分端庄,三分灵动,两分娇憨,丝毫不比那些所谓大家闺秀逊色,还多了几分清新脱俗的味道。

黑眸眯了眯,不禁又往前凑了几分。大热天让他来接人,也没说不让他泡美人,反正接不到人也没关系,拿到检查结果就行。想着,他按捺不住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宋宁一直留意他的动作,唇角微微勾着戏谑的弧度,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腿之际,瞬息间捏住对方的手腕,力道一沉便使出家传的手法轻轻晃了两下:“齐少是吧?今日幸会了。”

齐少的脸当时就扭曲起来,口中的雪茄也“啪”的一下落到脚边,见鬼一般哆嗦出声:“幸……会!”

宋宁笑笑,松了手一脸无辜的冲他眨眼睛。“齐少身体不错,就是肾虚了些,回头多补补。”

齐少一时间怔愣在原地,这丫头这副模样格外的诱人,可从手腕传来的疼痛又让他不由得腿根发软,本能的往后退开几步,后背唰的出了层冷汗。他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若不是她主动松开手,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手会断掉。

陪他来的几个人不知就里,见他吃了亏,当即不假思索的朝宋宁扑过去。

这时,一辆银色路虎极光缓缓降速停到路旁。车窗后,坐在后座上的顾承洲不悦皱眉。“怎么回事?”

“是三小姐夫家那边的侄子,在调戏一个女孩。”坐在左边的人回了一句,脸色很不好。

“去敲打下,既然沾了顾家的关系,就该守顾家的规矩。”顾承洲面无表情的吩咐。“若那女孩伤了,赔一笔钱。”

话音落地,坐在他左右两侧的男人旋即下车,身手敏捷的跃过护栏,直直朝着宋宁的位置奔过去。

然而不等两人跑到跟前,围攻宋宁的那三个人已经站成一排,一个个垂着脑袋,浑身抖的跟筛糠一般低声道歉,就差没跪下去。

两人及时刹住脚步,面露惊疑的交换了下眼神。这女孩年纪轻轻的,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只是握一下手,就让那几个大男人吓得面如土色。

宋宁四平八稳的坐在行李箱上,觉察到又多了两个人,眉毛下意识的抖了下。这两人身上的气息和宋武很相近,该不会是他派来接自己的人吧。

却见那其中的一名男子警告似的看了齐少一眼,而后二人便不疾不徐地转身告辞离开。他们一走,那位齐少和他的同伴,顿时像受了什么惊吓一般,逃似的躲回法拉利,转瞬开走。

宋宁漫不经心的朝路虎车望过去,见那两名青年回到车前似乎正在复命,车窗后依稀露出另外一个男人的半张脸,眉头皱了下。

男人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带着几分矜贵。脸色跟寻常人差不多,但很明显他正在被某种病痛折磨,虽然只看了个侧脸,可她分明看到了死气。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她打小跟着爷爷学医,又在大学正经接受了几年科班教育,自信不会看错。长的那么好看,可惜命不久矣。

怜悯的摇了摇头,忽见一辆普通的越野开过来,就停在那辆极光后方。宋宁下意识站起身,就见宋武绷着一张脸,身姿挺拔的朝自己走来。

“……”宋宁脊背一凉,张了张嘴,三哥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愣是喊不出来。她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宋武,每次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本以为上完大学能好一点,结果还是老样子,依旧怕的不行。

宋武微微颔首,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身边,弯腰提起地上的行李箱,嗓音没有任何起伏的说道:“走吧,你嫂子做好晚饭了。”

“哦……”宋宁弱弱的应了声,垂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路虎极光的车厢中,顾承洲偏头看一眼左边的人,后者清了清嗓子,小声道:“是去年的霖州兵王宋武。”

顾承洲点了点头,沉沉闭上眼。

宋武……那个在比武大赛上拿了冠军,从此再没冒头的男人。低头的瞬间,眼前忽然闪过那女孩看自己的眼神。

悲悯、同情、甚至还有一丝无奈。视线落到自己毫无知觉的腿上,顾承洲眼中突然光芒乍现。

她好像看出自己有病!

“韩老接到了。”青年小声提醒。

顾承洲抿了抿唇角,面色如常的说道:“知道了,把今天齐天宇胡闹的事告诉姑父,敲打他一番。”

“好。”青年应了一声,再次推开车门下去。

顾承洲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跟守在自己身边的人道:“查下那女孩的来历。”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