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最后一句,好自为之。”轻狂笑了笑,淡淡的转开眸光,衣袂翻飞,消失在原地。

两只小神兽怔怔的瘫坐在废墟之上,浑身都沾满了黏腻腻的血浆,泛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可此刻它们的心脏却开始一寸寸的泛起无力感。为何?

后悔么?不。

只是不舍。

鼻尖缭绕的浓腥的气体,似乎把它们的泪腺给点燃了,透明的、温热的东西,无声的、一滴一滴的溢了出来。

可怜巴巴的坐在原地,仰着小脑袋看着轻狂消失的方向,说不出的凄楚。

它们与娘亲是有契约的啊,娘亲怎么可以就这样不要它们。

金鹏扑打了两下翅膀,抚了抚金翅表面有些焦灼的羽毛,瞪着小神龙,“这下该怎么办?”

小神龙瘪了瘪嘴,眼眸依旧清澈呆萌,“我怎么知道!”

这下、全完了。

凌辰主人没了,狐王蜀黍没了,娘亲也不要它们了,到头来还没能让心儿主人复活。

蓝瘦、香菇。

而此时的轻狂却是眯着眸,神色不愉。

不得不说,她对凌辰的真实身份还是心存忌惮的。

绝不仅仅是一个苍玄界皇那样简单。

她将之除去,很有可能会引来未知的祸端。

但那又怎样,她不后悔。

……

运着神舞步日行万里,第二日便回到了朱雀。

朱雀帝国

恢弘的宫殿排排伫立,气势磅礴。

守城士兵只觉得眼前一道紫影一晃而过,飞快的没了痕迹,只当是天边的流云,惊奇的一扫,便恢复了不动如山的姿态。

“狂儿,你回来啦!”帝后一身繁重的朝服,显然是刚下朝,见到轻狂,喜悦从眉梢显露。

虽是如此,轻狂却还是敏锐的捕捉到凤旭眉间藏着的一抹疲态,“父皇?”

“嗯,没事,”凤旭笑了笑,“狂儿好不容易回来,可得给父皇再做一次……额、炸鸡。”

“出什么事了?”轻狂岂会听不出他明显的转移话题,便道,“看样子还很棘手?”

连英明的帝王都难以解决的事。

嗯,棘手。

潇雨看了凤旭一眼,叹了口气,“百年之约是愈发的迫在眉睫,本来应该是玄天学院的责任,可不知怎的,我朱雀帝国竟被卷入其中。现今帝国人心惶惶,你父皇下令各个郡县官员要亲自安抚民心,可谁知……”

“一夜之内,帝国半数强者皆暴动纷争,长此下去,帝国危矣。”

“我与你父皇在朝中极力地平息恐慌,派出皇家精骑队分散镇压,却还是难平民乱。”

潇雨神色无奈,精致如水的眉眼透着对子民的怜悯。

“强者暴动?”轻狂紫眸微眯,一道锐利的锋芒划过。

强者暴动。

好玩了。

轻狂勾起唇角,“我先去换身衣裳。”

现在这身,脏。

……

红衣似火,妖娆灼灼。

微垂的指尖透着光泽,白腻如瓷。

绝色的脸蛋透着一股空灵的魅惑,当真是风华无双。

冷凝的目光锁住下方一言不发的户部侍郎,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案几,“突然多出几个人,你们竟丝毫没有察觉……过境文书是谁负责签署的?”

“回殿下,过境文书乃臣亲自签署,每日过境人数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户部侍郎不卑不亢,掷地有声。

“是么?”轻狂弹了弹衣袖,唇角邪肆地挑起,拍了拍手。

两个身着朝服的官员步入大殿,抖着目光扫了高位上的红衣少女一眼,心田冒出深深的恐惧,急忙道:“殿下,据臣等掌握的消息,户部侍郎手中的过境文书只是赝品,真正的过境文书……应当是被藏了起来。”

轻狂挑眉,冷淡得睨向户部侍郎,“这可是与你交情最好的两位幕僚呢……李勤,还不据实招来么?”

户部侍郎眼皮一跳,总觉得有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他身上,令他动弹不得。

这位刚刚回归的殿下说的虽是云淡风轻,可狭长的紫眸之下却是深敛的杀意,令人心生寒惧。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