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深夜,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里一片肃静,谢东涯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外科办公室里昏昏欲睡,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

“谢医生”。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粉色护士服,长相甜美的小护士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走了进来。

小护士名叫米雪,长着一张纯情到极点的脸蛋,但却着有一对堪比叶子楣一般的巨丰满器。刚刚上班几天,米雪便成为众多光棍的追逐对象,谢东涯也对她有着不少的想法。

“是小雪呀,你怎么了?”

见是外科的护士花,谢东涯的脑袋一下就变得十分清醒,笑呵呵的看着走进来的米雪。

长夜漫漫,虽然有心睡眠,但有护士花陪伴共度良宵,睡不睡觉就无所谓了。如果良宵变成春宵,那就完美了。

“谢医生,我感觉有些头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帮我看看吧。”

晃着一对硕大,米雪走到谢东涯的近前。一对勾人的眸子带着一丝春意,落在谢东涯的脸上。

谢东涯今年二十一岁,长相只能算是不丑,跟高富帅基本沾不上边。像他这种三无人员基本上是没有女人会看的上眼儿,有靠近护士花的机会谢东涯又怎能放过。

如果时机把握的妥当,没准还能摘掉自己戴了二十来年的处级帽子。想到这里谢东涯急忙站起了身,一只手搭在米雪的额头上。

“恩,略微有些发烧,我想应该帮你听听心跳,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问题。”

米雪额头传来的爽滑感觉让谢东涯心头一颤,这小妞的皮肤不要太好,摸上去又嫩又滑。脸蛋上的皮肤不差,那身上也定然差不到哪去。

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虽然这不是外科的活儿,但能帮美女听心跳,就算是妇科的活儿谢东涯现在也照样能干。

听诊器一放到米雪的丰胸之间,虽然隔着护士服,但谢东涯仍旧能够感受到她那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小手指轻轻靠在米雪一侧的饱满上,那充满弹性的地带让谢东涯禁不住动了动,在她那挺拔的山峰上挂了几下。

“谢医生,我感到浑身没劲儿。”

一股如兰似麋的香气从米雪的嘴中喷出,喷在谢东涯的脸上,谢东涯顿时便有些意乱情迷。

随即米雪便将身体轻轻的靠在谢东涯身上,温顺的如同小猫一般。而此时的谢东涯手中还拿着听诊器,米雪这样一靠他拿着听诊器的大手刚好落在米雪那丰满之上,很快也有了反应。

“我次奥,真他NN的大。”

感觉自己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米雪的丰满,谢东涯心想这对胸器最起码有36F。

而此时米雪则将小脸凑到谢东涯的脸庞,伸出她那柔软的小舌在谢东涯的耳垂儿上轻轻舔了一下,随即一只雪白的小手便在谢东涯身上摸索了起来。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这小妞居然来勾起老子!”

被一只小手在身上乱摸,谢东涯心想这个米雪居然是个小妖精。面对这个童颜巨乳的美少女谢东涯的勾引只要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别说是谢东涯了,就算是柳下惠同志来了也肯定得有反应,只要他的生理功能还正常。

“谢医生,你下面是什么东西呀?顶的人家好不舒服。”

米雪的小手穿过谢东涯的白大褂,轻轻的按在他下面的凸起上。谢东涯浑身一颤,在心里想到。

“妈的真能装,学医的谁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暗暗骂了一句,谢东涯脸上挂起一丝邪笑。看来今天这小妞是摆明了来勾引自己,戴了二十来年的处级帽子也终于能摘下去了。

“是什么东西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说完谢东涯便狠狠抓了一把,被谢东涯一抓,米雪顿时就是一阵娇呼,脸上也浮起一片潮红,那模样简直是能勾死人,谢东涯恨不得立马就把她推翻在地,当场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被谢东涯的魔爪一顿狂抓,米雪顿时就叫了起来。也就是办公室的隔音特别好,要不然米雪的叫声都能传到病房里去。

“谢哥哥,给我。”

眼中射出两道异样的光芒,米雪仿佛看到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灵阶,嘴角扬起一丝兴奋的笑意。

而就在这时只听窗户那里传来“哐当”的声音,一个身着黑衣的老头破窗而入,手持一把像是短剑的东西,直指米雪。

“妖女,还要作孽吗,今天我便要替天行道。”

话音一落老头便轻轻一跺脚,随即高高跃起,短剑瞬间就到了米雪的头顶。米雪见老头一剑劈到,一把将谢东涯推开,随即身子一晃便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开门便跑了出去。

而老头见米雪逃跑也没停留,仗剑便追,只留下谢东涯傻傻的看着大开的木门。过了好半天谢东涯才反应过来,骂了一句。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