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就在林怡婷张嘴的当口,顾凡的舌肆无忌惮地窜入她的嘴里 滑溜溜又软绵绵的,好奇怪的触感,林怡婷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这个动作有些狂野粗暴的男人,已经不是白日里见到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书呆子了。 渐渐的,她开始相信人类和所有禽兽一样,都是有最原始本能的,就好比这种情况下,她会情不自禁地回应他。而那个书生,会违反自己的准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尽管动作生涩,可是在顾凡粗重的喘息声中,林怡婷还是觉得自己像受到鼓励一样,很勇敢地用自己的舌交缠住他的,又很自然地闭上眼,溢出轻吟。 原始本能这种东西一旦曼延,通常就很难控制住,就好像离弦的箭一定要射出个洞才算达成使命。 所以,顾凡和林怡婷,这两个原本在今天之前还只能算是普通朋友的男女,开始像寻常激情燃烧的情侣一样,饥渴难耐的拥吻起来。 顾凡一手搭在林怡婷的肩上,一手搂着她的腰,而林怡婷呢,也不自觉的回应,双手攀在顾凡的身侧。 足足过了三分钟。 三分钟之后,林怡婷才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还抱着她的男人。 还觉得意犹未尽,顾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原来亲吻的滋味是这般的美好,自己这过去的二十多年为什么从来就不知道呢? “对不起。” 这三个字就如同,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林怡婷的激情全消,浑身颤抖着。 望向顾凡的眼神,是复杂的。 突然地福至灵犀,顾凡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说错话了,赶紧解释着:“我说对不起是不该突然对你,对你……不过我不后悔,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怡婷,真的,我……我……” 说到底他还是书呆子啊,甜言蜜语说的没有那么顺口,又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 听见顾凡这结结巴巴乱七八糟不成章法的解释,林怡婷突然就,心情大好起来了。这才是,她心目中的顾呆子,不是吗? 天气是这般的晴朗,夜空是这般的明亮,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尔后,很顺理成章的,郎有情妹有意的两个人就这么的在一起了。 一只凤凰男,一个富家女,难得的,林太太居然没有门户之间的接受了顾凡。 因为她自己是过来人,深受爱到不能爱之苦,也明白这些年林怡婷活得很累。 于是,就接受了顾凡。 只因为闺女喜欢,林太太愿意要一个穷小子做女婿。 至于林先生那里呢,就稍微有一些难办了,顾凡的学历倒让他略微满意,至少说出去在亲朋好友面前不会丢脸;至于其它呢,一穷二白的顾家小子哪里配得上他们林家的宝贝千金呢? 更何况,那个顾家小子据说是夏家儿媳妇顾盼的妹妹,跟夏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林先生才不想再跟夏家有所牵连呢。 于是,虽然好不容易表白了心意,难得的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两个人互相爱恋,顾凡和林怡婷的爱情路走起来却并不是那么的顺畅。 不过世间的爱情不都是如此吗?不经历风雨,如何能见彩虹? 只要他们心中有真爱,就能克服一切难关的! ………… 卓辰的话一说出口,胡丽婧张大了嘴巴,半响,才反应过来。 “你,你说什么?”人却结巴起来,简直有点怀疑自己所听到的了。 以为她没有听清楚,卓辰再说了一遍,而且这次添加了详细的注解:“我说,让我来做孩子的父亲,我们一起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就是说,我在向你求婚,我们结婚吧。” 是听说过有人为了孩子而结婚,那叫做奉子成婚,可卓辰这叫做什么,这个孩子并不是他的啊。 胡丽婧拼命的摇头,“好了,你是从美国回来的,可能觉得无所谓,我不喜欢拿这种事开玩笑,这种话你不要再说了。” 说着,胡丽婧就把卓辰往外面推,想要休息了。 顺势走出去,却在离开之前,卓辰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小丽,我是认真的,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认真的为了她肚子里莫名其妙的孩子而要娶她?信你才有鬼,以前还口口声声的“狐狸精”,为了夏亦初和顾盼而讨厌她呢。 胡丽婧随手拿起一个抱枕朝前扔过去,砸到门板上,又反弹回来了。 孕吐的日子过去之后,胡丽婧每天都吃得很多,要为孩子好好的补充营养;为他准备许多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认真的研究胎教的书籍资料。 给不了父爱,那么在其它的方面,她的孩子,要做最棒的。 虽然一直住在夏家,有夏爸爸和顾阿姨的疼爱,胡丽婧也经常回自己的家。当然了,为了不给父母惹麻烦,都是在入夜以后偷偷摸摸的过去的。 她已经认了亲生父亲,也喊了他们爸爸和哥哥,可是在胡丽婧的心里,胡家,才是她真正的家。 爸爸什么话都没说,妈妈只是抚着她的肚子叹气。并且告诉她,她的母亲是一个很善良很勇敢的女子,只是在最后一步做错了。 她不够勇敢,其实没有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了一个男人的错误配上自己的性命太不值得了。 现在,既然她决定了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管中间的过程有多少困难险阻,都不要为自己曾经的决定后悔。 都要,好好的爱这个孩子,将他抚养长大。 就为了妈妈的这番话,胡丽婧很努力的生活着,很努力的,爱自己的孩子。 终于,怀胎十月,到自然分娩的时候了。 胡丽婧是顺产的,足足折腾了七个小时才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孩子一出世,就被护士小姐带到——卓辰面前了。 痛得死去活来才刚刚觉得好一些的胡丽婧啼笑皆非,她费尽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凭什么,先给那个男人看啊? 他跟她们母女,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 因为在产妇生产的过程中,这个男人一直都非常紧张,上串下跳的,没一刻安宁;孩子一生下来,他就第一个冲了进来,拦都拦不住。 自然地,护士小姐会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首先就把孩子给他看了,“先生,你看,你太太给你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呢。” 自动忽略这句让两人都觉得尴尬的话语,卓辰很小心的接过孩子,可是,这么小的可人儿,该怎么抱呢? 卓辰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笨拙的举着孩子,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他居然来了一句:“好丑。” “卓辰!”胡丽婧怒,大吼着,产房里顿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怒吼声,那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刚生过孩子的人啊? 我说的是事实啊,瞧瞧,小脸红通通皱巴巴的,鼻子上还有一些污点,哪里看得出可爱了? 卓辰撇嘴,却不敢再这么对胡丽婧说了。 护士小姐赶忙解围,生怕这个爸爸重男轻女:“先生,新生儿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她的模样长开了,就会漂亮许多了。” “是吗?”卓辰点头,脸上,露出一种幸福的笑容。 那一刻,胡丽婧仰躺在床上望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竟然会觉得,这样的卓辰看起来真有一点慈父的感觉。 感觉他们,真的可以,是一家人。 尔后,小白(这个名字还是顾盼取的,她说这个小名很可爱,一开始胡丽婧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却偶尔听到顾凡说,以前他们家养的狗狗就叫做这个名字。养了三年,小白被狗贩子打死了,顾盼难过了许久,一直都很怀念的。胡丽婧怒,坚持不肯让女儿跟狗同名。顾盼却很坚持,居然发动群众的力量,叫多了之后小姑娘居然适应了这个名字,泪……)确实如护士小姐所言,是越长越漂亮了。 非常奇怪的,她跟卓辰很投缘,有时候哭闹起来,居然连自己的妈妈哄都没用。可是,卓辰一抱在怀里,她马上就不哭了。 甚至,咯咯笑了起来。 当然了,卓大帅哥不会再像当初那么的手忙脚乱,他抱孩子的姿势,已经很像那么回事了。 于是就有了那么一天,孩子要上户口了,卓辰让胡丽婧在父亲一栏上写他的名字;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变成父不详的私生女,胡丽婧也准备这么做了。 顾盼戏言,你们干脆结婚算了,给小白一个正常的家庭啊。 这个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不准,我不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却有这么宏亮的声音,真是难得啊。 此老头一出现,卓辰马上就蔫了,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怯怯的,往后退了两步。不自觉地,竟然站到夏亦初身后去了。 以前在美国的时候,跟老头子发生争执或者冲突,夏亦初都会出面帮他说话。然后,老头子的怒气就会慢慢消失。 就因为老头子对夏亦初的欣赏,所以才会让他跟着夏亦初回国学习,希望他多多锻炼。能够独当一面,然后,回美国,接管家里的生意。 老头子说自己累了几十年了,老早就想做一个甩手掌柜,出去周游世界了。 R公司的业绩越来越好,夏亦初和卓辰一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靠家里的祖萌,没有那些背后的光环,光凭着他们自己,也能取得好成绩。 精明的老头子,早就派人盯着他在国内的一举一动了,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些。欣喜于自己儿子的能干,也开始打电话催促,让他快点回美国。 成家,立业。 甚至,让他成家的那个对象也都准备好了,同样的一个华人企业家的千金,等着卓辰回去相亲。 然后,结婚。 卓辰不愿意,一直都被老头子摆布着,什么都听他的。特别是,胡丽婧家的小白这么可爱,如果他不在这里的时候,小白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没爹的孩子是很可怜的。 所以,卓辰就拖啊拖,一直赖在国内不愿意回去。 没想到,老头子会亲自出马,来逮他。 两鬓斑白拄着拐棍的卓老爷子拿棍子指着卓辰就吼道:“我不准,不准你娶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 卓老爷子也早就查清楚了卓辰滞留不归的原因,知道他跟夏家那对兄妹之间的感情深厚。 胡丽婧论身世长相学历都不差,足可以担任卓家的儿媳妇,只除了,她有一个女儿。这一点不好,实在是,太太太的不好了。 卓辰只是站在夏亦初身后,什么都没说,听见卓老爷子的话,胡丽婧却瑟缩了一下,脸上的哀伤神色就快要溢满了。 被胡丽婧的哀伤所感染,顾盼很难过;再看见卓辰那个窝囊样子,她嗤笑了一下,跳了出去,碘着个九个月的大肚子,把夏亦初吓了一跳。 “老头子,你凭什么不准?我家卓小弟爱娶谁就娶谁,你管得着吗?” “凭我是他老子,他就不能擅自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要娶谁必须由我来决定。” “又不是你娶老婆,凭什么由你决定?” “卓辰是我的儿子,你这个哪里蹦出来的丑女人,叫他卓小弟?” “你才丑呢,又老又丑,丑八怪!”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呢。” “还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这个假洋鬼子美国佬,你还当自己是中国人吗?” “哼,虽然离开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有一颗中国心。” 说着说着,卓老爷子居然哼唱起我的中国心了,证明了他人虽老却不服老,还是很有一颗赤子之心的。 卓辰和夏亦初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看这一老一小,还吵得真起劲呢。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家,一个快要生了的孕妇,哎,两个都不好惹,不能得罪啊。 就在事情快要不可收拾,夏爸爸准备亲自出马,拯救自己的儿媳妇于危难中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顾盼突然大喊一声,然后就开始哎哟哎呀的叫了起来,还一手抱着肚子。夏亦初紧张得要死,正准备上前,突然就看到了她使过来的眼色。 也就明白了,小妮子在玩花样呢,兵不厌诈。 果然,卓老爷子上当了,他异常紧张的关心起来了:“怎么了,肚子不舒服?是不是,快要生了,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急切的对着儿子吼道。 真是病急乱投医,还叫救护车呢。不过事实证明,顾盼这招用对了,当年卓辰他妈就是生卓辰时难产死的,老爷子记忆里一直有阴影,所以对快要临盆的产妇都是异常关照的。 结果,这么一场闹剧下来,产生了两种结果: 第一, 卓老爷子在夏家住了下来,一起帮忙照顾着快要生了的大小孩顾盼。 第二, 这一老一小产生了非常深厚的情谊。 自然地,顾盼在老爷子面前帮胡丽婧说了许多好话,再加上,一向懦弱听话甚至有点女性倾向的自家儿子这次居然十分的坚持,一定要跟胡丽婧结婚。 老爷子,也就慢慢的软化了,其实,他是为了小白。 当那个可爱的小人儿,张着嘴巴,冲他乐呵呵的笑的时候;圆溜溜的大眼睛,粉红色的唇瓣边还不停的鼓着泡泡,粉嫩嫩的可爱小手。 这样的一个小人儿,谁看了不会喜欢,不会心疼到底呢? 不过,最终让老爷子折服的,却是卓辰所说的那段话: “爸爸,一直以来我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需要你和姐姐们的照顾。可是现在我长大了,也懂得了,做人应该有自己的责任和应该承担的事情。一开始,我只是可怜小白,想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慢慢的,我却感觉到,自己离不开小丽了,她是一个好女人。请你不要对她有偏见,好好地去感受,认真的去接受她,好吗?” 老爷子非常欣慰,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也就想开了,娶一个带有拖油瓶的儿媳妇有什么不好的,无缘无故的,白白的赚回一个可爱的孙女啊。 甚至,孙女的名字他也都想好了,就叫做,卓艳。(小白华丽丽的流了三千尺的婴儿泪,不要啊,这个名字好俗气啊。) 与此同时,还有一件喜事。林先生出国公干,回来时,发生了一场意外。当时,吓坏了林太太,居然不顾形象的大哭了起来,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真实心意,还是陪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老伴好啊。于是,两个人就和好了。 自然地,林先生也就接受了顾凡。 于是,两对新人一起办了喜事。 这样的两队组合也可以有完美的结局,这场爱情保卫战告诉我们:真爱无敌,只要我们坚持到底,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爱情战胜不了的!!!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