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青石地板,冲刷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是老天爷都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从那夜屠戮开始,这雨就没有停过。 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一直到了第四日,天气放晴,京城的城门也开了,普通百姓中有胆子大的上街,发现之前巡逻的黑甲士兵全部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样。 没有人敢说京城关闭的这三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敢去议论这件事情,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对着三日的事情失忆了。 又过了三日,乌龙国皇帝驾崩的消息传出,举国默哀,国中所有的寺院为皇上鸣钟一日,乌龙国的太子失德,被夺了太子身份,并贬为庶民,流放岭南虫障之地,永不容许入京。顺王齐啸天认命为太子,并继承乌龙国大统,这件事情,无疑成为无数坏事情中,唯一的好事情。 顺王齐啸天在民间的威望很高,那次蝗虫之灾,他应对及时,视百姓性命为自己性命,让无数流民有了居所。 随着新皇登基,朝中不少职位空缺,新皇齐啸天大胆启用年轻一辈,担当国家的顶梁柱,处理国家事务。 便在这时,边塞传来邪奴单于和邱驰国联合起来,攻打边塞重镇的消息,大兵压境,两方人马加起来足足有五十多万。 边塞战士长途奔袭,第一仗便吃了败仗。 边塞各城镇百姓惶然,纷纷抛弃家业,向内地逃荒,形势对于刚登记的齐啸天很不利,而在国内,江南一些地方,也有一些流言传起,不外乎是齐啸天杀戮父亲,贬斥兄长,撺掇朝纲之类。 边塞,最大的重镇让邪奴单于攻破,大肆杀伤抢掠,简直就是无恶不作。邱驰国进入最大重镇,马上向其他城镇周围辐射出兵,抢夺家畜粮草,将乌龙国的百姓当成苦力圈禁起来。 齐啸天为新皇,这一仗关系到乌龙国的未来,他亲上战场,诸葛清卿跟在齐啸天身旁,一身书生打扮,成为军事,而小相宣自然也跟着诸葛清卿,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军师,为齐啸天出谋划策。 从京城出发,齐啸天能带走的,也不过守备军的十万大军,加上宫中两万的御林军,还有紧急征兵征来的三万,总共不多十五万大军。 比起邪奴单于和邱驰国联合起来的五十万大军,数量上实在有些悬殊,边塞的乌龙国二十万大军,在第一仗伤亡了不少,溃败之后逃跑的更是不计其数,没有人想要轻易抛弃自己的性命。 齐啸天听从诸葛清卿的建议,先传信给边塞大将军,让他重新整装溃散的士兵,激起他们的斗志,而这一边,他一边行进,一边征兵。 诸葛清卿和小相宣一起写的征兵通告,简直就是征兵的利器,一幅幅惟妙惟肖的图画,激起了乌龙国百姓的仇恨,对于邪奴单于和邱驰国的仇恨,那些人简直就是畜生,杀戮、奴役他们乌龙国的百姓,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一旦国破,那就等于家亡,他们将成为亡国奴,比起现在凄惨无数倍,不是战胜,就是死亡,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诸葛清卿和小相宣卖力的征兵,到达聚兵点的时候,军队已经达到恐怖的六十多万人,还有越来越多的乌龙国男人加入,还有一些不甘示弱的女人化妆成男人加入军队中。 这样的结果超乎齐啸天的意料之外。 不过这只军队,只有数量,质量上还是差了不少。为了应对军队中士兵不同的身体素质,不同的军事素养,齐啸天和诸葛清卿商量后,进行了一次大考核,从边塞士兵中抽取身经百战的老兵,分为五十个团,带领新兵,每一个班,又有御林军的人驻守,两万的御林军全部打散,以应对命令下达时,做单单位能够迅速响应。 大将军平时军纪严明,溃逃后的士兵集结后,也达到了十五万之多,在短短一个月间,两方军队就进行了大大小小的十场战役。 开始邪奴单于和邱驰国胜的多,然而经过几场战役的磨练后,齐啸天的军队迅速成长,再后来,就是压着邪奴单于和邱驰国的军队打,一直讲他们赶出乌龙国。 为了铸造乌龙国铁一样的军队,这场原本可以完结的战役,齐啸天没有下令完结,而是启用年轻将领,将邪奴单于和邱驰国看成是磨刀石,不断的打磨乌龙国的刀锋,让他们日益锋利。 邱驰国国主受不了这种失败,暴毙在宫中,邱驰国的几位皇子争权夺利,陷入混乱中,国力日益衰退,三年后,乌龙国直接灭了邱驰国,将一方沃土并入乌龙国的版图。 邪奴单于被打的连连后退,最后,不得不远走很远的西方,今生,都不想在跟乌龙国的士兵交战。 乌龙国皇宫。 上京,齐伟年三年。 春雨绵绵,迎春花开。 青石板路上,齐啸天揽着诸葛清卿的腰身,查看他们在京都新开的酒馆,在他们身后,小相宣和几名同样年龄的少年勾肩搭背,说的好不兴奋。 “她们真的全部自请离去?”诸葛清卿问。 齐啸天握住她的小手:“三年了,我想她们也已经死心了。至于封地,我已经全部拟订,若是你想看……” 诸葛清卿笑看着打断他:“我才不喜欢管你这些闲事。现在邱驰国的那块土地,可都未开发呢,那边的百姓也还没有恢复生产,我要带人去那边大施拳脚。” “好,一切都依你。”齐啸天宠溺的笑着,眼底满是深情,他觉得自己何其幸运,曾经失去过她,还好,一切都不算太晚,现在,她终于回来了。 他也绝不会再放她离开,不是身体,而是那颗心。 又半年。 诸葛清卿上了马车,化装成一名商贾,带着足足二十多个马队,还有京城最有名的镖师,向邱驰国行进。 她这次,自然要干一票大的。 她的目标可是要将生意做遍天下。 行了足足一日,到了客栈,刚刚进去,就有小二说已经有人定了雅阁,请她一叙,她奇怪上前,雅阁的门打开时,却看到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雅阁门关闭。 来人将她拉入怀中:“怎么这么慢,我还以为登错了地方。”齐啸天抱着她。 诸葛清卿转头看他,点着他的脑袋:“喂!你可是一国之君,怎么能丢下政务,跟着我跑去做生意呢?” 齐啸天摆着手:“错错错,朕只是看我这个经济大臣任务完成的如何,再说了,现在那边已经是我乌龙国的国土,我这个当皇帝的,去看看底下的子民疾苦,自然是应该的。” 诸葛清卿还想说什么。 “行了行了,我看到你安定下来,再呆个把月,就会回京都。”齐啸天岔开这个话题,他看着面前心爱女子的娇唇,就不由的胃口大开,凑上前,亲了好几口:“开胃大菜不错,真不错。” 诸葛清卿满脸羞涩,打了齐啸天两下:“你个没正经的。” 便在这时,雅阁的门居然开了,从外面走进摇着扇子的翩翩少年,看到少年进来,诸葛清卿和齐啸天一块咬牙切齿:“小相宣,你不是在京城吗?” “哈!只许你们在一块亲热,去过二人世界,我就不能去旅游,看看天下?” 齐啸天冷哼:“不是答应我监国,你就是这么监的?” “我做了啊!已经交给学士大人和左丞相了。哎!齐老爹啊!我说你就是笨,放着贤臣良将不用,非得自己累死累活,交给他们批改决定就好了嘛。”小相宣摆了摆手:“好啦!我只是路过此地,打个招呼,不打扰你们两位的二人世界了,拜拜!” 他挥了挥小手,转头离开。 这家伙拜了武林高手为师,功夫比大内高手还要厉害,能一个人对付十个暗卫都不在话下,齐啸天知道留不住着臭小子,也只能算了。 “你不知道这臭小子像谁,这么爱跑。” 诸葛清卿哼了一声,斜睨向齐啸天:“你在暗示谁,嗯?”她拖长了调子。 齐啸天连忙赔笑:“自然是我。” “夫家守则,可还记得?”诸葛清卿一副不想放过齐啸天的模样。 “夫人说的话已经是对的。” “夫人喜欢的,就是夫君喜欢的。” “夫人要做的事情,夫君不能有任何异议。” …… 于是乎,乌龙国的历史上多了一个被后人嘲讽的耙耳朵皇帝,以怕皇后为荣,真是没谁了!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