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江燕隽猛地怔住。 大约是不知道的…… 毕竟当年他被冠以江姓的时候,打从心底里就开始认同自己江家人的身份,所以他是养子这件事,除了同学之外,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虽然知道的基数还是大,但是梵明月并不是学生时代的旧识,而是因为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陌生人。 所以,她大约是不知道的。 对于她这么多年的执着,江燕隽也觉得很头疼,所以他的一切讯息其实是拒绝向梵明月透露的,也许,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真的江家人,所以,以她那个疯狂的姿态,很有可能…… 不由得,心底升起一片恐慌,江燕隽不由得低吼道:“你注意安全,我明天就让秋去保护你。” “不用啦,舅舅,我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你让秋大哥直接来机场接我们就行了,今天行安的哥哥,也就是梵明月唯一的儿子来找过我,说出了他母亲可能会做的一些事,我觉得,很有必要让你知道。” 听到外甥女这样的恭维,江燕隽脸上露出自得的笑容,就连语气都变得十分的宠溺柔和起来:“你做的很对,遇见这些危险的事情就该来找舅舅的,放心吧,舅舅一定护你周全,这帝都鱼龙混杂的水太深,等你们回来参加完婚礼后,可以再回A市生活一段日子,等舅舅讲这些事情解决完了,再回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传来沈念离清脆带着点娇气的撒娇声:“舅舅,我以后已经不准备回A市了,这次我回来后,我的执念已经没了,我以后要跟在你身边好好学习,然后将笑笑的公司打理好。” “而且,舅舅,我已经长大结婚生子了,我也想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以后不用你们,我自己都能给自己报仇的那种,强大的女人,所以,这一次我不仅不会逃避,我还要正面的直迎困难,将这些困难成为我人生的一个新的开篇,希望舅舅能够好好的教导我。” 想了想,连忙又说道:“但是你不可以说我傻,我上学的时候可是都是年级第一呢。” 听着那小女儿娇软的撒娇声,蓦然想起那时候在F国,他将顾行安带在身边学习,有一天,他气急了指着顾行安的鼻子骂他是笨蛋,那时候的沈念离只是站在旁边冷淡的看着,一点安慰他的意思都没有。 原来是因为吓傻了。 还以为那时候她就能硬的下心肠呢,没想到是因为吓傻了。 连忙对着虚空点头:“好好,我绝对不骂你,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哪能骂你呢,对了,行安呢?这时候不在你身边在干嘛呢?” “他今天太累了,话没说完就睡着了,这会儿在我身边呢。” 江燕隽的神色有些疲倦,声音也逐渐沙哑了下来:“这件事你先别跟他说,顾行言毕竟是他的哥哥。” 沈念离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跟江燕隽解释顾行言的事情。 但是却还是答应了,这件事先不告诉顾行安,但并不是因为顾行言是他的哥哥,而是因为,他如果知道顾行言打她的主意的话,一定会疯狂的报复回去的。 顾家的家训,永远不手足相残。 她不能让顾行安不明不白的背上这样的名声。 两个人又拉家常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江燕隽收了电话,掏出一根烟,熟练的点完后,狠狠的抽了以后,然后再慢悠悠的吐出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心底的郁气给全部吐出来。 烟雾缭绕间,他的一张毫无岁月痕迹的脸上,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怅惘。 高大挺拔的身影静静的靠在阳台的栏杆上,霸气儒雅间又多了几分男人特有的忧郁,指尖或亮或灭的香烟随着他的每一次吐息,让他整个人更是添加几分颓然。 这样的男人太有魅力了。 以至于只要经过这里的女人总是不自觉的驻足观看,甚至有些女人已经蠢蠢欲动的想要上来搭讪了,那一看就知道是搞定的衣服,手腕上的百丽翡达定制手表,再加上男人身上特有的贵族气息,无一不散发着。 我是肥羊,快来泡我的讯息。 梵明月从包厢里出来找他,走了几分钟便看见男人靠在阳台栏杆上抽烟的样子。 那颓然的气质让梵明月忍不住的顿住了脚步,双目仿佛黏在他身上一般的露出痴迷来,两只手在腰侧撰的紧紧的,生怕自己忍不住心底的渴望而上前去抱住他求欢。 略带着偏执的眼神就这么充满渴望的看着那道身影,直到几分钟后,心底那血热沸腾的感觉才渐渐的消散了下去,再抬头时,已然变成了那个骄傲又优雅的梵家明月。 她优雅的走到阳台上,嘴角带着得体的笑容靠近他:“亲爱的,你不回包厢站在这里做什么、?” 他靠着栏杆,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声音。 如果不是刚刚还看见他抽烟的动作,手指还在有节奏的晃动,她会以为他睡着了 心底的沸腾刚刚又开始作怪。 可她却有种直觉,这个男人似乎在为自己烦恼。 “阿隽。” 优雅清润的声音,江燕隽睁开眼睛,站直了身子看着他:“你怎么出来了?我在外面站一会儿就回去。” 说着,便直接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梵明月小跑着跟上,一如当年追随这个男人的姿态,包厢里面的其他人已经走了,桌子上一片狼藉,江燕隽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他实在不喜欢这脏乱的环境。 今天几个曾经的好友相约出来吃饭,到了以后才发现梵明月也在场。 这些年他躲梵明月躲的厉害,他却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还跟着他回国了,再联想到今天晚上沈念离打来的那个电话,不由得眉宇间就多了几分冷意。 很快,服务生上来将桌子打扫干净了,江燕隽依旧站在门口,梵明月则是静静的立在她的身边。 只剩下两个人的包厢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阿隽,要不我们一起去喝杯咖啡吧。” 江燕隽优雅的拒绝:“不用了,谢谢。”想了想又说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后天就是你儿子的婚礼了,到时候再见吧。” 说着,优雅的微微颔首,便转身径直的离开了。 梵明月看着那优雅离去的男人,路过拐角处时,身后瞬间多了几个保镖的样子,原本清明的眸子里不由得多了几分痴狂,她对这个男人围追堵截了将近二十年,她抛弃了自己的孩子,抛弃了自己稳定的生活。 将自己从一个娇软的豪门娇女变成了杀断果乏的商场女强人。 也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配的上他。 她对这个男人的爱意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江燕隽只能是她的。 ………… 江燕隽刚走出电梯,就狭路相逢。 敞亮的大厅内,身形修长的男人就静静的站在门口,眉宇轻蹙,眼底是化不开的不耐烦,只是在看见他的时候,凑了上来。 之前他和梵明月吃饭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会看见这张脸,居然有点不太自在的感觉。 毕竟,这个男人曾经是梵明月的丈夫。 哪怕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但是打从心底里出现的古旧思想,还是忍不住的认为,梵明月该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而且,顾博然也是极为优秀的。 年过五十依旧清隽沉稳,西装穿在身上笔挺的毫无褶皱,优雅绅士的私人订制西服合体的很。 他听沈念离说过,顾家有个做衣服很好的曹师傅,他这一辈子都在为顾家服务,是一个手艺非常好得老艺人。 大厅里人来人往,顾博然的脚步很快,只一分钟不到就来到了他的身边,自从沈念离和顾新安结婚后,江顾两家也算是走的比较近了,但是也不曾近到出了宴会之外的私人会面的地步。 然而江燕隽则脚步一转,就将他带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去了,保镖们瞬间分散四周,隐没了身形,幽静昏暗的长廊此时就站着他和顾博然两个人,诡异的氛围在二人之间弥漫着。 一个是梵明月的前夫,一个是梵明月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 原则上说起来,两个人应该是情敌的关系。 江燕隽静静的站着,优雅有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响起:“顾先生,可以请你喝一杯咖啡么?” 顾博然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从未有过交集的亲家,脸上闪过一丝愕然。 请他喝咖啡? 江燕隽虽然只是沈念离的舅舅,但是在顾家一般只有顾博岭接待他,毕竟他们两个人,一个是顾氏的未来家主,一个是江家的家主,两个人基本在地位上是对等的,若不是沈念离嫁给了顾行安,恐怕接待的规格还会继续往上调。 然后,现在这个男人,站在这里,要请他喝咖啡。 这突如其来的亲厚让他不仅不曾觉得惊喜,反而有种宿命的感觉。 仿佛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没有发生的事情,现在突然发生的颓然感。 他真的很想问一句,他是不是准备和梵明月在一起了。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