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为什么?你要知道这是唯一救你的办法。”他激动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谁都不想死,我也不想,所以你别激动。”她试图安抚他,然后说:“其实我也犹豫过,把自己的病情公开,依着你们的影响力,说不定还真有机会,可是,阿柘,我不愿意,我经过了那种地狱之后,我不愿意别人因为我而也进去,你知道吗?” 上官柘深深吸气,试图再一次说服她:“不一定是活人身上的肾脏,你听说过器官捐赠吗?你为什么连那么也不接受?” 她微笑着:“大约是因为我比较有洁癖,不想接受陌生人的物件吧。” “你!”上官柘紧紧皱眉:“熙然,我不想看到你耽误自己,真的,你这样下去,迟早会……” “我知道,慢慢来吧,说不定我哪天就改变注意了呢?你说是不是?”她语调轻快的回答,就像是压根就不在乎自己的病情一样。 放下电话之后,她唇边的笑容消失了,只剩下苦涩。 谁不想活?可是…… 时间慢慢地一点一滴的过去,她有气无力的翻着手机,无趣的等着吊瓶打完,然后想着等会下床走走。 在期间司涟夜也打了个电话过来,唠唠叨叨的叮嘱她要记得吃东西,一定要听医生的安排,不要总以为自己很厉害等等等等,她听进去了一些,也把一些没放在心上。 到了下午,她手上的吊瓶终于取下来了,她兴奋的就要下床,于嫂急忙把她扶住:“唉沈小姐,你不能下床的。” 她看了她一眼:“我只是在房间里走走,没事的。” 于嫂犹豫了下:“真的?那我扶着你好了。” 她无奈地想叹气,其实自己早就能下床了啊,只是在她眼中自己还是个重病人,不过这句话说的也没错。 就在她慢慢的下床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声,紧接着有人在外面敲门。 两人对望一眼,眼中有着迷惘,难道是司涟夜回来了? 可是现在还早呢。 于嫂又把她送回床上,对她说:“稍等,我去开门。” 说完就走了过去。 她皱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 门外有规律的敲门声还是继续。 门开了,于嫂把门打开,忽然一阵沉寂。 她皱眉提高声音:“于嫂,是谁来了?” “是……是老夫人,沈小姐。”于嫂顿了顿,语调奇怪的说。 紧接着,让她永远也忘记不了的那种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你果然在这里,沈熙然。” 说完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一步步的朝她的房间走过来。 她深吸一口气,用力抓住被子。 又来了,那个噩梦又来了。 门开,司母站在门口。 不过很奇怪的是,一直跟她形影不离,仿佛一个跟班的沈梓墨今天很奇怪的不见了踪影。 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跟她森冷的眼神在空中相对。 于嫂不安的看出两人的不对,就说:“老夫人,沈小姐现在是病人,请你不要……” “住口,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司母厉声打断她的话:“别忘记你的身份,你背着我来这里照顾她?你也不怕我处置你一家人?” 于嫂的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看得心里对司母的厌恶到了最顶峰,冷冷的说:“真是长见识了,要不是我神智清醒,我都差点以为到看古代呢,啧啧,现在可是新时代,于嫂这样好的佣人你居然这样喝骂,也不怕人家走人?” 司母闻言唇边带着一抹嘲笑,看在沈熙然的眼中特别刺眼:“我在教训自家人,轮的到你管?我知道你想进我们司家,但是我劝你一句,有些东西就算你再怎么想,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她苍白着脸看着她:“你放心,我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只是到时候万一真有那么一天,您可别觉得脸疼。” 司母眯着眼睛看着她:“不过,一段时间不见,你是口才倒是见涨不少,不过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点头,你不觉得这样下去你在浪费时间吗?” 沈熙然嘲讽的看着她:“所以?您这次来的目地就是,让我主动地离开他吗?” “你很聪明,这是我喜欢你的一点,你妹妹跟你比起来,还是差上了那么一点。” “过奖了,我也觉得您很聪明。”她面无表情的说。 司母笑了笑,居然心平气和起来,她找了把椅子坐到她跟前,忽然又转头对着于嫂说:“我有话跟沈小姐说,你出去。” 于嫂一脸的焦急,却又不得不出门。 “等等。”司母淡淡的把她又叫住了:“别想跟偷偷跟阿夜通风报信,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于嫂的脸色一变,点头说:“是,我知道了。” 说完就跟精神少了一大截一样,慢慢的走了出去,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她这才回头,用一种挑剔的眼光从头到脚的打量她半天。 沈熙然觉得她这个目光看起来真是特别讨厌,不禁动了动身体说:“你有话就快说,我要休息了,你知道的,我的身体不是太好。” 她把身体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司母的脸色变都不变一下:“是吗?我还以为你好了不少呢,结果看来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好,运气不好的人跟我作对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你明白吗?” “是吗?我觉不相信运气暗中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比较喜欢实在,比如现在阿夜跟在我身边,却不喜欢回去看你。”对于她的咄咄逼人,沈熙然有点恼怒,直接把对方的痛处戳开。 这下子,司母的脸色终于变了:“你真的不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哦?什么下场?您说说看?”她不屑的轻笑,也就是在嘴巴上说说而已,就算有个什么,她相信自己也应付的过来,可是对方的下一句话却让她的笑容凝住了。 “你说什么?”她脸色大变的盯着司母。 “我刚才还说的不够仔细?看来你的肾脏不但出了问题,连耳朵也不好使了。”司母慢悠悠的抬起自己修饰精美的指甲看着:“我说,你要是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出事就不止你那个哑巴朋友了。” 她呼吸急促起来,狠狠的盯着她:“小柔出事是你干的?” 她笑了,笑容中满是轻蔑:“我可没这么说,话都是你说的,我只是说个可能性而已,反正世界那么大,意外天天都在发生,说不定她哪天又被车撞了,或者说她的儿子不小心摔下楼梯,这些也说不定是不是?” 她笑吟吟的说着,精致的红唇吐出一个个残酷的话语,让沈熙然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听到最后再也忍不住了,尖叫一声:“你感!” 她同时往前一扑,司母没想到她的反应那么大,猝不及防之下只觉得喉间一痛。 沈熙然用力抓住她的领口大声问:“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是个孕妇,你连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司母这一辈子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黑道人物,她从来没有畏惧过,可是今天这次她居然觉得从心底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寒意。 她冷冷的看着她:“我警告你,放开我。” 沈熙然神色间全是愤怒,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女人,居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威胁她…… “如果你不想你朋友出事的话,你就放手。”司母冷声说。 她一愣,立即就跟一盆冷水从头淋了下来一样,顿时满心的怒焰都被她这句话给压灭了。 她情不自禁的放开手,司母趁机将她推开。 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尽管经过掩饰,眼底依然残留着愕然,看起来她平时温温柔柔的,原来发火起来也是有点吓人的。 她哼了哼:“我今天特意来见你,就是要警告你,你再这么下去,不管是你那个哑巴朋友,还是其他人,都说不定会遭到意外,你仔细想想,是你跟他之间的爱情重要,还是你良心重要。” “良心?你还有脸跟我说良心?我看最没有良心的人就是你了吧?”她被气笑了,盯着她说:“真不知道阿夜会不会知道你现在的这副样子,要是他发现了,应该会作呕吧?” 司母面无表情,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记住我说的话,我给你时间想清楚,最好在明天白天的时候答复我,不然的话,不要怪我又采取你不喜欢的行动。”说完她顿了顿,又说:“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让阿夜知道,你要知道的是,就算我现在没有在公司里经营了,但是我手上依然有底牌,你要是不害怕他变得一无所有的话,你大可以试试。” 说完就用一种高傲到了极点的姿势,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她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却有着一种阴影涌了上来。 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跟现在这样惶恐不安过。 她用力抓住手边的枕头,连用力的手指发白都不知道。 她心里只转着这么一个念头,原来小柔出事的幕后人是司涟夜的妈妈,她居然手段高明的连上官柘都没发现。 好可怕的女人,现在她应该怎么办? 她只觉得现在跟溺水的人一样,四周都是让人窒息的水,她用力挣扎着,却怎么都逃不出去…… “小姐……”忽然她的身体被人轻轻碰触着,关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别担心,少爷会解决一切问题的。” 她抬眼看去,就见到于嫂站在自己身边,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她无力的笑了笑:“我知道,谢谢你。” 于嫂又说:“需要跟少爷打电话吗?” 虽然她不知道老夫人来跟她说了什么,不过她能打包票绝对不是什么好话,看看她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老夫人把她的精气神都抽走了一样。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