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东方瑾乐最终没有抵挡东方宅的诱.惑,入夜时分,还是悄悄的打开房间门,走出酒店,朝着东方家走去。 东方家别墅的院子门是密码锁和钥匙锁都有的。柳展鹏一直拿的是钥匙,但是密码确是没有的。 东方瑾乐走到后门,输入密码。果然后门的锁还是没有换过。 沿着后院花园书丛一直走到了别墅侧面的阳台下面,确是在没有进去。 透过阳台纱窗的光,隐隐可以看见房间里面此刻还有人。也是,明天就是大婚了,今天怎么也要准备一番。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惊的东方瑾乐险些摔倒。接着便听到里面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好了,明天要是出任何差错,小心你的家人。这么简单的流程都背不下来,这一个多月我看你是白活了。” 男人的声音正式柳展鹏,那个让她恨的牙痒的男人。 “柳总,我知道了。明天一定不会出错的!求你,求你一定不要为难我的家人!”哭哭啼啼的女人声音那么的耳熟,与东方瑾有三分相似。 东方瑾乐耐不住好奇心,伸手拨开一点点窗帘脚,一个跪坐在地板上,一手捂着脸颊的女人侧对着东方瑾乐的方向。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下面,一身华贵的礼服此刻因为坐在地上,而变得凌乱不堪。 柳展鹏坐在女人前面的单人沙发上,身子前倾,两个手指捏着女人的下巴端详了半晌。 “明天让化妆师好好遮盖住你脸色的伤痕,别被人看出端倪来。” “是,柳总!”下巴被对方捏在手里,却一动也不敢动。 “啧啧,我的小瑾儿,这张脸还真是像啊!啧啧,想不到真有人找到这么像的人,连声音也有几分相似。真是便宜你了,白捡个东方大小姐的位置,你应该感激我。”柳展鹏一边用手指摩挲着眼前女人的脸,一边说着,“那么,你知道应该怎么报答我的吧!” 女人浑身一抖,颤颤巍巍的说:“知……知道!”说着跪起身子,扯开肩膀上系着的带子,连衣裙的上衣瞬间滑落,露出白皙却青紫相间的背部。 女人颤.抖着站起身子,裙子从腰部滑落至地面。浑身上下只留下一个专门配合礼服穿的肚兜,和一个丝质小内.裤。 女人刚站起身子,柳展鹏一把扯过眼前的女人,眼中的情.欲不由的涌了起来。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不再是东方瑾的替身卢雨,而是那个自己从来没得到过手的东方瑾。 卢雨一个踉跄,倒在柳展鹏腿上。柳展鹏的手熟练的攀上卢雨的胸口,毫不怜惜的揉抓了两下便粗鲁的撤掉了卢雨的肚兜。 卢雨不由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换来的却是柳展鹏另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排在她的翘臀上。 胸口一片雪白的卢雨羞愤的闭着眼睛,头偏向一方,任由柳展鹏的手在自己胸口胡乱揉捏。泪水止不住从眼角流落下来。 “怎么,让你陪着本少爷很委屈你?你要知道,你马上就是本少爷明媒正娶的老婆了,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不情不愿,好好给我做好当妻子的本分,不然……”柳展鹏说着,手中的力气加大,痛的卢雨不由得惊呼起来。 “我……我明白了!”卢雨一边哭,一边推着柳展鹏的手说道。 “哼!”柳展鹏似乎是看着眼前的人这般听话,稍稍有些心情好了些,看着这与东方瑾八分相似的脸,低头张口含了上去。 卢雨当初被柳展鹏拉到东方家当替身之时,还是未经人事的女子,在一次学习中,柳展鹏喝醉了酒,一边叫着她扮演人的名字,一边狠狠的把她占有了。 之后每个星期,柳展鹏都会来检查她的模仿进度,还让自己伺候他,稍稍不如意就用鞭子打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家人还在她手上,她早就想一死了之了。 原本只是为了哥哥的医药费,看中这里薪酬,谁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还好柳展鹏说话算话,哥哥现的治疗现在一直没有中断。 柳展鹏的吻火.热霸道,舌.头更是侵略的在她口中索取,她不敢拒绝,只能小心的回应。 感觉到自己的小裤也被脱去,此刻未着片缕的在男人怀中,饶是自己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卢雨也是羞愧的经不住颤.抖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想要了?”柳展鹏邪笑着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放在她臀下的手,毫不怜惜的深入她体内搅动起来。 “不要……”卢雨感觉到一阵疼痛,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柳展鹏死死的抓住身子。感受到身体里的手指由两根变成三根,并且没有丝毫怜惜的狠狠转动,卢雨疼的想要吐出来。 连续的哭声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柳展鹏忽然抱起卢雨的身子,直接转身将卢雨放在自己坐的沙发上,拿出的三根手指不顾卢雨的抗拒塞进卢雨口中搅动起来。 卢雨的眼泪止不住的滴在柳展鹏手上,惹的他一震烦躁。 柳展鹏看着卢雨梨花带雨,未着粉黛的脸,身体里一阵冲动。当即将卢雨的两只纤长的腿分架在沙发左右扶手上,用自己的腿抵住。 一只手抓住卢雨想要盖住自己的两只手腕,一只手快速解开自己的裤子,直直的撞了进去。 卢雨又是痛的一声闷哼,感觉自己就要死了一样。任柳展鹏在自己身体里进进出出,不能动弹。 …… 躲在阳台外的东方瑾乐看见眼前这场春宫大戏,震惊的动弹不得,悄悄的想要往后退去,赶紧离开。 却不想一脚踏空台阶,直直的想要倒在地上。 一瞬间,东方瑾乐心想,完了,要被发现了。脑海中闪过无数被发现后的借口,却是半天没有感觉疼痛传来,也没发出任何声响。 忽然就,东方瑾乐发现自己倒在一个温暖宽厚的怀中,怀里清新的味道十分的熟悉,这是南宫泽的味道。 “你……”东方瑾乐还没说话,就被对方打断。 “嘘,别说话,我们先离开。”说着便带着东方瑾乐原路离开了东方家。 抱着自己的人动作轻巧快速,几步间便离开的东方家后花园,没有惊动一草一木。 走到外面的路上,东方瑾乐一看,果然是南宫泽。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有事情?”东方瑾乐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会儿忽然看见南宫泽,更是惊喜万分。 “处理完了,担心你所以赶过来。想不到乐儿你还有这种嗜好!”南宫泽嘴角噙着笑意说道。 前一句,东方瑾乐听着心里还有些甜滋滋的,后面一句让她尴尬起来。 “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还有,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了?被人发现了……我就是担心你,下午做最快的一班飞机赶来的。我到酒店的时候正好看见你出来,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所以担心你,一直跟着你。”南宫泽停下了,定定的看着东方瑾乐,“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助到你的,乐儿!是因为东方瑾吗?” 东方瑾乐一听,忽然愣住了。南宫泽认识东方瑾? 不可能,不可能,自己从来没有跟南宫泽见过面不是吗? 那么就是南宫泽调查出来的了。那么调查的结果也不可能有什么,毕竟东方瑾和东方瑾乐以前并不认识。 东方瑾乐一边想着怎么去解释,一边走着。 “乐儿,你愿意告诉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南宫泽的口气像极了在诱拐小妹妹糖吃的大哥哥,温柔的语气迷的东方瑾乐七荤八素。饶是如此,东方瑾乐眼前也抹不去柳展鹏刚才的所作所为。 “我们换个地方聊吧,我有点累了。”南宫泽蹲下身子,直接抱起东方瑾乐在怀里,往酒店走去。 蓝海国际酒店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南宫泽抱着东方瑾乐一路走下来,丝毫气都不喘一口。南宫泽也没有多问,直接带着进了去了自己的房间。 南宫泽定的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房间豪华宽敞,不像南宫羽,只是定了两间豪华套房。在路上,南宫泽更是叫了客房服务,直接送了餐食到客房内。 进了房间,南宫泽脱了大衣,只穿了衬衣在房内来来回回给东方瑾乐准备吃的。 坐了一会儿的东方瑾乐此时也缓过劲来。坐在餐桌旁,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起自己酝酿好的故事来。 “东方瑾家是东方家很久以前就分出去的一支旁系。我跟东方瑾也是多年前一次意外认识的。东方瑾比我大几岁,却因为父母意外早逝,东方家凋零。所以她一个人扛起了整个东方家。”南宫泽坐在东方瑾乐对面静静地听着。 “东方瑾十分努力,所以十多年来,东方瑾家并没有因为主事人的是而散落,反而有些欣欣向荣的苗头。” “东方瑾有个未婚夫,柳家柳展鹏。柳家在H市也算是个中等家族,柳展鹏更是为了东方瑾,愿意入赘东方家,来帮助东方家振兴。是不是很感人的爱情?”东方瑾乐抬起头说到。 “然后呢?”南宫泽丝毫不认真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事实也正如他料。 “然后……”东方瑾乐的眼神忽然有些缥缈,“然后,柳展鹏就在定了婚期以后,联合他的情人,杀死了东方瑾。并且找了一个与她长相八分相似的女人做傀儡。就等以后找借口再杀死傀儡,然后顺利接收东方家所有产业。”东方瑾乐凄凉一笑,“泽,你说东方瑾是不是很可怜,直到死才知道,这个未婚夫竟然为了她家家业,骗了她那么多年,甚至不惜入赘。”南宫泽看见东方瑾乐难过的神色,心中一痛,走到她面前抱住她。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是东方瑾死的那天,托梦告诉我的。我立刻就去查,果然,她真的死了。柳展鹏对外说她去国外了。但是根本没有她出入境记录,东方家也没有她的身影。这个傀儡,也是一个多月前,柳展鹏才找到的。”东方瑾乐没有等南宫泽回答,便一口气说了出来。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