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司徒墨宸看着小刘皱着眉头走进来,整个人也开始变得不自在,小刘是知道自己的脾气的,如果一个人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这对于司徒墨宸来说是大忌的,但是这个小刘却明知故犯,这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想着,司徒墨宸就想要说什么,但是司徒墨宸还没有说什么,就已经被小刘打断了,小刘看着司徒墨宸直接说道:“司徒墨宸,这么说,真的是你将董事长告上了法庭吗?你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不知道感激呢……”小刘看着司徒墨宸,然后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小刘怎么都没有想到,董事长进了监狱,真的跟这个司徒墨宸有关系,本来小刘以为这些事情只不过是记者想要炒作罢了,但是下午小刘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却在电视上看到了司徒墨宸同意了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司徒墨宸要这么做?难道司徒墨宸和司徒锦坤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在小刘的印象中,这个司徒墨宸能够走得这个地步,除了司徒锦坤的帮助,没有别的任何一个人来帮助你,可是你却这么对董事长,你觉得你对得起他妈……”小刘看着司徒墨宸,然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但是司徒墨宸却只是轻轻地抬了抬头,然后微微一笑说道:“你只看到了他对我的付出,但是你有没有看到他那些年跟那些狐朋狗友干的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你知道这一旦被检察部门知道了会是什么罪吗?好在我及时发现了他即将要干的那件欺骗大众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再被掩藏了过去的话,现在的司徒墨宸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了,你知道一旦欺骗达到一定的数额会判什么刑法吗?是死刑啊……”司徒墨宸看着小刘,然后无奈的说道,者总是情在外人看来,可是只会对自己评头品足,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司徒锦坤,你自己当初闯的货,现在就应该为自己的过去买买账。 小刘看着司徒墨宸,也是一脸诧异的表情,小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董事长竟然会做一些非法的勾当,既然这样的话,一时间这个小刘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时,小刘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原来董事长是真的做了一些非法的勾当,这么说的话,司徒墨宸倒是久了司徒锦坤一命呢…… 两个人于是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司徒墨宸低着头开始忙自己的事情,对旁边的小刘熟视无睹,小刘也觉得有些尴尬,然后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开始认真的工作。小刘走之前,司徒墨宸又将小刘叫住了:“现在公司还处于一种十分紧张的局面,你最好不要再蛊惑人心了,我知道你在背后跟别人说过什么,你这个多嘴的毛病,最好快一点改掉,不然这件事情早晚都会出事情的,对于董事长的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乱说话,一旦到时候出现了别的问题,那么就真的百口莫辩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开始工作了,出去吧!”司徒墨宸说完,就低下了头去,然后就不再理小刘了。 小刘也讪讪的点了点头,笑着走了出去,可是小刘的心中同样不爽,原来自己一直以来在的一家公司,竟然都是骗取别人的财富,虽然说这件事情给自己的公司打击不小,但是毕竟司徒锦坤已经被受进了监狱里,这个时候的公司已经全部都掉进了司徒墨宸的手中,而实际上,司徒墨宸的这一招倒也十分厉害,因为这样讲司徒锦坤送进了监狱,虽从表面上看是为了给司徒锦坤洗脱罪名,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它的副作用,这样杀鸡儆猴,不过是为了让广大的民众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更重要的还是让大家都知道,他司徒墨宸不会跟司徒锦坤一样,这样虽然前坤集团是真的已经受到了负面新闻的影响,但是最起码那些客户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最起码是司徒墨宸主持的这段时间。 已经是零点了,柳倾夏却迟迟难以入眠,这时,柳倾夏终于坐了起来,柳倾夏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一直以来自己都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热情,但是为什么到了最后,自己还是失去了司徒墨宸呢……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柳倾夏已经哭得没有了样子,眼眶中早已找不出一滴泪水了,只能不停地抽泣着,柳倾夏只有在真正的失去了司徒墨宸了之后,心中才开始想念司徒墨宸重重的好,这么想着,柳倾夏就再次充满了悲伤,差一点又落下泪来,但是终究柳倾夏还是忍住了,自己是不是只要过去给司徒墨宸说好,就可以跟司徒墨宸和好,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十分的生气这也是情有可原,这么想着,柳倾夏就想着也许自己还可以挽回着一段爱情,这时,一个恍惚柳倾夏就想起了一年前的一个场景。 “司徒墨宸,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跟你有一点矛盾,但是……”那是一年前柳倾夏在去法国之前,自己想要做什么,但是却始终因为司徒墨宸的阻挡自己没有办法去,但是后来,自己终于得到了自己,于是就去了法国,只是在法国带着的那一段时间,柳倾夏却真的没有感受到一丁点的温暖,甚至愈发的想念司徒墨宸。 那个时候,柳倾夏想的就是,就算是回去的时候见到了司徒墨宸和赛琳娜抱着一个小孩子走在一起,自己都要大大方方的走过去人,然后跟他们毫无压力的打一个招呼,但是很显然,柳倾夏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事实上,柳倾夏能够看着司徒墨宸不哭出来,这已经算是她的极限。 柳倾夏抹去了脸上再次落下来的泪水,然后再心中默默的说道:“既然自己已经求过司徒墨宸一次了,为什么不再一次呢?”这么想着,柳倾夏就下定了决心,不管这个司徒墨宸会怎么回答自己,自己都要去为了自己的爱情拼搏一次,这么想着,柳倾夏就再次躺了下来,可是,柳倾夏刚躺下,不过是刚刚闭上眼睛,这是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柳倾夏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然后拿起了手机看着,可是事实却让她十分失望,并不是司徒墨宸,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柳倾夏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笑了笑。 柳倾夏将手机接起来之后,淡淡的问道:“喂,你好,哪位?”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却只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柳倾夏小姐吗?”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柳倾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柳倾夏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是轻轻的问道:“你好,我是柳倾夏,请问你是哪位?” 柳倾夏之所以觉得害怕只是因为这个人不仅这个时间给自己打来电话,甚至柳倾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那边有些太安静,甚至安静的没有一点杂音,这么想着,这个柳倾夏就只好先搞明白这个人是谁。 这时,那个人却再次说道:“我是B市警察局的领导,今天就是想通知你一声,你的朋友司徒仲霆明天就可以出狱了,你最好亲自过来迎接一下,还有因为这件事情并不光彩,所以你不能跟别人说这件事情,你自己过来就好了,明天八点准时在监狱门口等着,我们到了时间会将司徒仲霆给放出来的,到时候,你还要给他准备点衣服,一出来可没有衣服给他穿……”警察还说了不少的话,虽然司徒仲霆说的都十分的的靠谱,但是柳倾夏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只是淡淡的默不作声。 柳倾夏一听到了司徒仲霆,就直接开始激动了起来,然后对着对面的人说道:“你是说,司徒仲霆要出狱了吗……你真的是警察吗……什么时候,棘突在什么地方呢……”柳倾夏一听说司徒仲霆要出狱了,甚至对眼前的人都失去了最起码的怀疑,瞬间就打消了对方的怀疑,然后不停的说道。 这时,对方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差不多就明天了,因为司徒仲霆出狱的理由有些证据不足,所以明天最好只让你自己来,如果来的人多了,我们就不放人了,毕竟一个人一旦出来的事后被记者拍到了,我们真的没有足够的证据放司徒仲霆出来……” 柳倾夏甚至都没有怀疑一下对面的人,然后对着对面的人直接承诺到:“好的好的,明天我一定会过去的,只要你一定要放司徒仲霆回来啊……” 柳倾夏从来都没有想过司徒仲霆能够这么快就出来,这么想着,柳倾夏就紧张着回答着。对方好像也终于完成了一个案件似的,连忙点头答应对方的要求。只是柳倾夏虽然改变了这么多,但是最终还是一个涉世太浅的小女孩,因为柳倾夏甚至都不说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柳倾夏甚至都想不清为什么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而那个勉强够格的理由却总是让人生疑。 柳倾夏兴奋的放下了手机,眼睛中也闪现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光彩,明天……就是司徒仲霆出狱的时间。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