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拿出来让老子看看!”一点点的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感觉,叶鸢顿时有一点的皱眉,但是也是知道这世间有本事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处事规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古河大师不喜欢多余的人进来,还请贵客在座椅上稍等,等待结果出来,我们便会自行告知。”行了一个礼,小厮便是进了门。 古河的脾气整个拍卖行都是知道的,让他多等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毕竟他那种可以说是火爆狮子一点就着的个性,可是让许多人吃过苦头,偏偏还因为古河是三品的丹师而不能多说什么。 也不在意小厮的行为,叶鸢只是在意价钱。 随手拈起一串葡萄,但随后又嫌弃的放下,这葡萄,没洗过。 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嗙”的响声,而后,就是一个本能的躲避。 转身看着连人带椅子趴在地上的老者,她挑了挑眉,这算是什么意思? “诶呦喂,老子的腰哟……”就好像是半条命没有了一样,古河拖着胖成球的身子,就愣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不住的喊着“诶呦喂”。 但是叶鸢是何许人? 只见她轻轻的上千,一脚就是趁着古河不注意的时候踹了上去。 古河的反应倒也是飞快,只见他肚子翻上,腰间的厚厚脂肪就是当面迎上了墨珏的脚底,在一个借力使力的情况之下,叶鸢后退了一步,而古河直接借助那股力道站起了身。 这老头,也不是一个吃素的。 暗暗下了定论,墨珏的面上却是不显分毫,仍旧是一脸淡定的收回脚,顺便双手环胸看着古河。 “你这小女娃娃,怎么也不知道上来扶一把啊,这真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可怜了我这把老骨头,愣是活生生的被你给……”看着叶鸢明显是油盐不进的样子,古河当下就是嚎啕出声。 “还来。”将手摊在古河面前,叶鸢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被耗尽了。 “什么东西?”戛然而止的嚎啕就是说明了古河之前在演戏,眼泪倒真的是收放自如。 “你怀里的东西。”指了指露出一个小瓶子一角的地方,叶鸢在古河的目光注视下,就是玉指一勾,轻轻松松的拿到了手中,“既然这里没有准备拍卖的打算,那么我还是去找找别的买家好了。” 看着准备走的叶鸢,古河自然是急了。 这瓶子丹药可是用一种特殊手法炼制的,不仅是丹药更为细腻,而且它的药效也比极品的破障丹要好上将近五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要是能够研究透这种手法,那么会是一种多大的突破啊! “诶诶诶,小女娃子你别走哇,老头可是有事情要说啊!”看着丝毫没有犹豫就是想要真的转身离开的叶鸢,古河将自己整个人堵在了门口,硬是将大半的出口堵了个密密封封。 “炼药手法是独传一脉,不可能教给你的。”不是不知道自己能够让他在意的东西是什么,只是叶鸢可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要将自己的记忆之中的知识分给别人。 非亲非故,难不成还要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不成? 何况,和这具身体有血缘的,也不见得会为自己考虑一点什么,还不是扔到了乱葬岗?要不是自己特殊,那么自己早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给晚上林中出没的野狼等猛兽吃掉。 “那么我老头子和你学习不就可以了么?”看着叶鸢,古河心中可没有所谓的拉不下脸,要知道,能够提升自己的炼药术,那得多难得的机会啊! “你可知道本门要拜师的条件?”挑了挑眉,叶鸢看着古河,自己接下来的时间很明显是要用来修炼的,教他的话自己的修炼时间应该是会被浪费掉一些,但是这个古河看上去炼药师的身份不低,记忆之中若是收了他的话,自然是可以给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带上几分的便利,无疑要轻松得多。 倒是可以用古代的三拜九叩来试试水,若真的是想要修习,那么自己也就顺应一下,毕竟自己接下来两天的行程是炼药,倒是可以叫他观摩一下,至于能参透多少,就得看他自己的教化了。 “什么条件?”丝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古河的表情十分的不在意,再怎么古怪又怎么样?自己这种年纪的人了,要脸要皮干嘛? 提升自己的炼药术突破修为增长寿元才是真的! “三拜九叩,奉茶认师。”将自己的条件讲了出来,叶鸢表现的就好像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存在,那表情严肃的就好像是不是在忽悠人。 几乎就是一个踉跄,那圆圆的身子就是一个反转,毫不犹豫的就是在地上三拜九叩,不顾在旁的小厮见鬼的眼神,从储物戒之中就是掏出了一杯茶。 眼巴巴的等着叶鸢接过去,却是只得到了一双极为淡定的眼睛。 “我不记得我要收徒弟啊。”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叶鸢撑着下巴看着古河。 “我去!你在耍老头子我啊!”几乎就是爆竹,马上的就是炸了,随手一扔茶杯,一壶上号的碧螺春就是喂了地,古河双手叉腰,偏偏有着一个茶壶的样子。 “我也没说我不收你。”看着古河,叶鸢咳了一声,“你自己只做了一半的礼,也就是说你只能成为记名弟子,当真是不动脑子。” 猛地噎了半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古河的脸色和吞了一只苍蝇有的一拼。 “你特么的也没说这一点啊!”就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古河敢怒不敢言,只是低低的嘟囔着。 “感情我这么小就被你叫师傅叫的这么老我还不能说你什么了是吧?”歪歪头,叶鸢用一种很是纯良的眼神看着古河,眸中赤裸裸的写着你在这样就死定了的样子。 干笑了几声,古河搓了搓手:“那师傅啊,你准备了什么拜师礼啊?” 还有拜师礼这种东西? 叶鸢眨了眨眼,这是什么规矩? 但是在古河眼巴巴的注视之下,叶鸢也不好意思说什么都没有,毕竟自己以后可能是没什么时间能够教他,那……还不如他能够有自学的能力,亲自摸索。 抿了抿唇,在古河一边心惊胆战的注视之下,叶鸢倒也没有藏私,大方的贡献出来了一张丹卷:“初次的话,你回去将这份丹药炼制便好了,可不要小看。” 看着古河一脸激动的样子,叶鸢又从空间之中取出了一本书,里面记载着一部分的炼丹经验,也是这么送给了自己的记名大弟子。 “好咧!”眉开眼笑的收下,古河的眸中倒是多了几分的真诚,这个丫头给他的东西倒不是什么垃圾,从那张丹卷的品质就可以看出,镌刻的人的灵魂颇为强劲,恐怕不会低于三品! 换句话,这个小丫头背后,有着一个高阶炼药师作为靠山,或者,更为准确的是,师傅! 这样子算下来的话,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个强劲的师祖了。 想到此处,古河不禁笑了起来。 要知道,丹师往上升一品就已经不是意境的问题,而是领悟能力的问题了,可谓是没有指导难如登天。 “那可以把丹药拿出来了?”戏谑的看了一眼古河,瞟了瞟他藏在衣襟之中的丹药,意有所指,“这种练手的糖豆,可不能太过于看重,不然,你也就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嘿嘿嘿。”讪笑了几声没有说话,有点肉疼的将丹药拿了出来,但是一想叶鸢说这个话的态度,心中开始打哆嗦。 照这个来说,这小丫头那里还有更好的? 三品之上也就是四品到十品! 连看着这种对待三品的态度,怕是这位连四品到五品也不会多在意,这下子,自己恐怕是抱到一个粗大腿了…… 倒是可怜自己一生,尽了全力也不过是到了三品初阶的位置,真的是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啊。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为了一瓶三品的丹药,至于吗?”看着古河呆滞的面容,叶鸢明显有点皱了皱眉,要知道,今天的额行程可是被安排好了,浪费的时间就是在浪费的修炼时间,而实力,现在又是她最为渴求的东西。 “诶诶诶!”应了几声,看着叶鸢的神色,古河倒是有几分眼力的将坚定的表格填好。 “看看看!还看!还不去叫米歇尔大人!”看着早已经惊呆了的小厮,古河可以说是毫不客气,只是一下子就开始使唤起来,自己迎着墨珏进了后客厅。 “所以,你就这么成为了她的徒弟?” 男子坐在首位,看着下座的少女和正在滔滔不绝的说着的古河,兴味盎然。 笑面虎。 下了这么一个结论,叶鸢也是发觉出来面前这个人不好糊弄了。 但是,管她什么事情? “这些有意义吗?”漠不关心的抿了一口茶水,感受着其中所蕴含的灵气,叶鸢暗暗的赞叹了一声,这杯茶,恐怕是价值不菲! “那就来谈谈正事。”微微向着叶鸢顿了顿头,米歇尔好看的面庞就是凑近了破障丹,“这种丹药想必对于大人来说是一种练手的玩意,但是对于我们这种来说,却是一枚千金难买的丹药,如果是要长期进行一种贩卖的话,还是比较建议进行柜台的出售,但弊端就是初期没有售卖的营业额,也就是没有收入。” 看着叶鸢一下子有点黑的脸色,米歇尔画风一转。 “当然,还有一种就是直接卖给我们拍卖场,但相比较于前一种,卖给我们拍卖场的话就要有很多对于销售的限制了。”看了看叶鸢的脸色,发现后者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自己,米歇尔丝毫不显示自己的心思,盘算着鱼儿上钩的可能性。 用最小的价钱创造最大的财富,这就是商人的精髓。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