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看起来有五岁的样子,眨泛着滴溜溜的黑眼珠,像深邃的夜空,透着一丝的顽皮。 此刻正躲在花园里,眼睛盯着一边的入口,身上火红色的裙子沾到尘土,她都不在乎。 等了一会,她似乎很无聊,柳叶眉轻轻的拢着,双手撑着自己精致的下巴,嘴角一撇,嘟哝着,“父王不是说今天冥界的人过来吗?” “怎么还是不见人呢。” 她好想知道冥界的人长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像大家说的都长的好丑啊? 咻咻! 一边的草丛上蠕动了下。 兰青竹嘟着嘴巴,瞥了一眼那条望着她的小青蛇,“别出声啊,等会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咻! 小青蛇不屑的哼唧一声,你还不是也出声了吗? “怎么还不来啊,父王是不是骗人的啊?”等的很无聊,她干脆就坐了下来。 正要放松,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她兴奋开心不已的赶紧藏好自己。 走在前面的是她们妖界的里叔叔。 那他旁边的那位身材高大,透着君王气质的就是冥王吗? 长的不丑啊,而且比她们妖界的人都好看呢。 前面两个大人气氛融洽的聊着,走了过去,兰青竹忍不住的挪了下脚跟,然后就发现了跟在后面的那个大哥哥。 不禁眸光发亮了起来,他长的好好看啊。 比前面的那个男人还好看好多好多哦,不过两人有点相似,比起来她还是喜欢后面的这个大哥哥。 这个大哥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呢。 她眼睛滴溜溜的盯着那张俊美的容颜瞧着,一眨不眨,尤其是看到他的眼睛,忍不住叹了声,“好美!” 早在她动那么一下,帝呈肃就发觉藏在花圃里的那抹红色影子,本想不理睬。 但是不料听到她夸自己美,刚刚成年的帝呈肃心口颤了下,俊脸上也不禁微微的红了下。 不过修长凌气的眉毛旋即拢了下,妖艳的俊脸也冷了下去,他一向不喜欢听到别人说他美。 这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他脚步顿了下,眸光冷冽的撩了过去,随即对上了一双纯净深邃的灵眸,像是天空上的星辰,透着灵气。 倏然对上他冷冽的眸光,兰青竹嚇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被发现,不过随即她对着他吐了下舌头,做着鬼脸。 帝呈肃眉头紧蹙了下,这小女孩胆子挺大的,她知道他是谁吗,既然胆敢对他无礼? “哼!”兰青竹看到自己被他瞪,心底不爽的哼着,亏他长的好看,可是人却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好玩。 刚刚成年的帝呈肃身躯比较瘦长些,不过那冷冽的气质却震慑人心,透着与身俱来的君威。 眼看父王跟着里丘走远了,他凉凉的收回目光,没再耽搁,举步往前走去。 看到他真的不理自己,小小人儿心底不服气了,撅着红艳艳的小嘴巴,望着那道傲岸的身影,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随即让一边的小青蛇上去,“咬他!” 小青蛇听令,急速窜了过去,却还没碰到对方就被对方一个甩手给扫落在地,当场一命呜呼。 看到自己的小宠物死了,小人儿心疼冲出去抱起地上的青蛇,难过哭喊着,“呜呜……青青!” 它才跟她玩了一个月,可是现在却被他弄死了,感到很委屈,小人儿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的更凶。 她怒瞪着往前面走去的男人,一刻都不停留,难过又气愤的冲了过去,抓住他的衣摆,仰着小脑袋,气呼呼的吼着。 “你赔我青青!” 帝呈肃脚跟一滞,低眸俯瞰着那张小脸蛋,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水,一眨一眨瞅着他,无比的委屈。 好精致的小女孩! 身上的红裙子,即使沾上了草屑,可还是遮挡不住她的漂亮。 他挑了下眉头,看了下她小手里的青蛇,好笑的看着她,“怎么赔你?” 他没猜错的话,这蛇还是她故意叫出来咬他的呢,谁知这蛇功力不深,他只是轻轻的一拨,就死了。 “哼,你把我的青青弄死了,得赔我!”兰青竹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摆,就怕他跑了,嘴巴撅的老高,要求着。 帝呈肃试着扯下自己的衣摆,偏偏被她抓的死紧的,“你先放开,我没说不赔,你想好了要什么我就赔给你。” 他不喜欢别人碰自己,但是说也奇怪,不讨厌她的靠近。 “不放,放了你就跑掉了。”他是冥界的人,要是跑回冥界了怎么办?她找不着了。 帝呈肃嘴角抽搐着,敢情他一个冥界太子的话都被人质疑了。 他伸手扶额,低眸看着小人儿,无奈的问着,“那你说怎么办?” “呜呜……我不管,你赔我青青,它才陪我玩了一个月,就被你弄死了。”兰青竹看着手里死掉的青蛇,委屈的抽泣着。 帝呈肃的心蜇了下,看到她委屈的哭着,忍不住的蹲下身子,伸手拭掉她脸上的泪水。 他眉头紧锁着,不悦她的泪水。 他叹了口气,语气有点别扭,“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它这么的弱,哥哥陪你玩,可以吗?” 小人儿有些不相信的瞅着他,歪着脑袋,嗓音软软的,抚揉着人的心田,“你是说真的吗?” 看到她天真的模样,帝呈肃破天荒的笑了下,不过不明显,“真的。” 他伸手揉着她的头发,看到都乱了,帮她抚顺了,又帮她裙子上面的草给拿掉。 “你叫什么名字?” “大哥哥,我叫竹儿!”看到他认真,还对自己好起来,小人儿也不计较了,这会还大方的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对方,眼睛滴溜溜的望着帝呈肃那张妖艳的俊脸。 “那竹儿在这等会,大哥哥还有事情,等会再找你玩好么?”帝呈肃柔声的安抚着她,父王都过去了,他再不去的话,会让人着急的。 怕她不肯,帝呈肃拿过那条青蛇,试着疗伤一番,旋即那条青蛇就活了过来。 看到他施法,兰青竹羡慕不已,最高兴的是她的宠物活过来了,“谢谢大哥哥!” 帝呈肃怔了下,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摸着她的头,柔声叮嘱着,“在这里等哥哥,等我忙完就来找你玩,好么?” “嗯。大哥哥,快去吧!”兰青竹摸着怀里的青蛇,笑呵呵,很好说话了。 结果兰青竹在那里等了好久好久,都不见他来找她玩,不禁嘟起了嘴巴。 她不高兴了。 “公主,你在这啊,妖后都找你好久了哦,我们快回去,好多人等着呢。”一个宫女跑了过来把兰青竹抱了起来,往正殿走去。 当帝呈肃在酒桌上看到小人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记跟她的约定,刚刚忙忘记了。 没想到她是妖界的小公主! 小家伙一脸的不高兴,眼神控诉的看着他,他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他也不是故意的。 “竹儿,怎么了?” 看到女儿不高兴,闷声着,妖后心疼着。 结果一顿饭下来,小人儿闷声不吭,大家哄着也没办法,只好招待其他人吃饭了。 殊不知小家伙的心底愤愤的骂着对面的帝呈肃。 小人,不守信用! 再也不跟你玩了,哼! 饭后,小人儿,躲开了守卫,找到了帝呈肃休息的位置。 看到闭目眼神的人,还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真好看,就是人不好玩。 还骗她。 哼。 小人儿笑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看了一会,感觉他是睡着了,坏坏的笑了下,举起手里的毛笔,在他的脸上描画着。 看到那张俊脸上被一只活灵活现的王八覆盖着,小人儿一时忘形,呵呵的笑了起来。 帝呈肃听到声音,眼眸倏地睁开,入眼就是她一脸的灿烂,怔了下,眸光落在还滴着墨汁的毛笔。 鼻端还萦绕着墨汁的味道,俊脸当场就黑了下去,愠怒的逼视她,“你做了什么?” 没想到自己吵醒他了,还被他瞪着,那红眸里晕着盛怒,可把兰青竹给吓到了,怕他打她,旋即嘴角一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呜呜,母后!”她后退着,不慎摔在地上,眼泪噗嘶噗嘶的掉的很凶。 帝呈肃眉头紧锁,他都没哭,她还哭了? 没一会,听到哭声,大人都涌了进来,“怎么了?” 当看到帝呈肃的脸后,大家都忍不住的嘴角松动想笑出来,但是还是忍住了。 见大家的神色,帝呈肃的俊脸更是冷沉的吓人,他走到一边的铜镜看了下,当下恨不得把那个丫头给揪来打一顿屁股。 妖王看着自己哭的委屈的女儿,头疼着,让人赶紧打水来,给帝呈肃洗脸。 “呜呜……呜呜……” 人家都被她画花脸了,都还没有骂人呢,她倒是哭的凶,那委屈无比的哭声,加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哭的大家的都疼了。 “乖,竹儿,不哭了哦,跟母后说说,为什么要在太子的脸上画东西呢?”妖后心疼不已,怎么哄都不听,哭的大家都不忍说她了。 “呜呜!他不跟我玩!”小人儿委屈的指着洗好脸的帝呈肃。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 “肃儿,你怎么欺负小妹妹呢?”冥王呵斥着自己的儿子,小公主可爱的很,既然把人家给吓哭了。 帝呈肃皱了下眉头,看到她还哭的很委屈,都有些头疼了。 他刚刚不过是冷声恼怒了下,估计是吓到她了。 “别哭了,再哭就丑了。”他走了过去,摸着她的小脑袋,哄着。 “你才是丑八怪!”小人儿骂回去。 “竹儿,不得无礼!”妖王呵斥了一声自己的女儿,随即跟冥王帝呈肃赔礼。 看到她终于不哭了,帝呈肃倒是不计较了。 这小家伙性子还是很倔的,见她愤愤的盯着自己,一眨不眨,眼睛里透着自己的身影,他不禁心头冒出一丝甜味。 他才忘记去找她,就生气了。 这小人儿,他得好好的看着,免得被别人给欺负了。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他灼灼的盯着同样望着自己的小丫头,蹲了下来,“还喜欢大哥哥吗?” “哼!”兰青竹扭头不看他,不过很快就忍不住的又好奇的盯着他看。 帝呈肃挑下眉头,这丫头真是可爱的很,又是那么的别扭。 他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柔声说道,“等你长大了,大哥哥再找你玩好不好?” “你骗人!”小人儿嘴角一撇,这下不相信了。 “大哥哥跟你拉钩!”他伸出了小指头,耐心的等着她的小手。 兰青竹定定的瞅着他一会,见到他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惊奇的眨了下眼睛,“大哥哥,你笑了耶!” “你喜欢看我笑?” “嗯!”她重重的点着头。 帝呈肃笑的更开,透着一丝宠溺,目光深邃的凝望着她,“那我们拉勾,以后都笑给你看!” “好吧!你可不许骗人,再骗人我就不理你了哦。” “好!” 他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同时落下了承诺,生生世世不忘,谨记于心,只对她一个人好! 多年后,她是他的娘子,他是她的夫君! …… PS:全文完结!小语在此提前预祝大家中秋快乐!生活美好,么么哒!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