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何珊珊的眼中泛着水光,有种嫁女儿的不舍,一幕幕往事从眼前滑过,如果没有薛雪,现在的她恐怕早就出了意外被家人坑死,也不可能嫁给身边这个心爱的男人。 她相信这样美好的女孩一定能配得上最好的幸福。 薛楠在旁边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帮她擦眼泪,打趣道:“都生了孩子,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似的嘤嘤哭呢。” 但自己的眼眶也带着湿润。 如果不是小雪,现在的他恐怕与父亲还有隔阂,这辈子的心结都无法解开。 将薛家产业拱手奉上,只希望自己与父亲能重归于好,外人都说他薛楠是商业奇才,但却不知道他曾经误入歧途,却是被自己的侄女硬生生拉回来的。 薛渠坐在姬荃旁边,脸上的皱纹在今日都被抚平了般。 有这样的孙女,他真正明白了死而无憾四个字的意思,雪儿终于长成大姑娘,要嫁人啦。 宾客席中,布鲁斯轻轻摸着乔娜麦浪般的金色长发,目光温柔地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他们也会像薛雪和姬永般结婚,幸福一生。 感谢Sue能唤回当初几乎要坠入地狱的爱人,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最终在一起。 乔娜紧紧回握着布鲁斯的手,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薛雪能得到幸福。 而站在乔娜和布鲁斯身后的是一个薛雪曾经很熟悉的男人,那人有一双蔚蓝色的双眼。 他的眉头有点疑惑,明明在记忆中并不存在这样一个人,但为什么他却莫名的感觉到一阵熟悉呢? 这时身旁的女孩轻轻拉了拉顾霖的袖子,男人低下头,面上浮现一片安静又祥和的神色。 那双眼睛也不再带有其他的色彩,变得和浅海一样湛蓝又漂亮,虽然好像失去了记忆中很重要的东西,但如果这样能连带着让不该存在的爱情消失,好像并不是一个痛苦的选择。 许许多多的宾客都看着红毯尽头,他们的脑海中都不约而同浮现与薛雪相处的画面,她是那样特别的女孩,或许他们中许多人了解薛雪某种和常人不同的特质,但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例如褚勋,作为一个顶尖医生,虽然一开始看不出来,但随着相处,自然能看出女孩有时候异于常人的反应,但他对她,也只有感激。 随着阿方索的死亡,噩梦不再缠绕,明泽也渐渐开始接受正常食物,让褚勋的心也放了下来。 作为一个半辈子都将生命和经历献给病人的医生,请上天允许他自私一些,假装不知道儿子身上发生的事,至于那些罪孽,就让他一个人来承受吧。 琼威、温橙、马赫……白恬、韩俊……吕征、聂秀兰……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他们或多或少都和薛雪有一段特别的故事,这场婚礼是他们心中对幸福最为圆满的诠释。 在所有人翘首以盼中,这对新人手挽手地走上红毯,瞬间让在场的人都兴奋起来。 她今天太美了,一身白纱亭亭立在他面前,似是阳光下的露水,梦中最美的呢喃,世间最美好的词也无法形容她这一刻的美。再精湛的手工婚纱,再精致的妆容,也无法让众人的目光从她含笑静好的眉眼上移开。 他今天也很英俊,身边的伴郎身着黑色西装,但姬永身上却穿着白色燕尾服,让人恍然间想到童话中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但今天他的眉宇不冷,像阳光总算照进他的命运里,温暖化去孤漠,唯留一双注视她的狭长又深情的凤眸。 这是他一生的留恋,今日终于嫁他。 姬永手中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花,但他怎么看都觉得这花也没有女孩面上的笑容美好,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 好像就要等这样一个仪式才觉得圆满。 两位新人给姬荃和薛渠敬茶,两人笑吟吟地接过,又互相挑衅地看了眼,有种王婆卖瓜的攀比。 旁人看在眼中,忍不住大笑起来。 只是笑声骤然间忽然按下停止键般,似是被割断的裂锦,一瞬间空气弥漫着莫名寂静。 薛雪和姬永站起身,顺着众人方向看去,就看到又有一个人出现在红毯尽头。 罗荼——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男人挑眉,魅惑四方的眼神让人心头一跳,让人担心他是来抢婚的。 罗荼对薛雪的感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虽然这个男人这段时间都没什么动静,但知道内情的人绝不会忽略罗荼的危险。 姬永凤眸微眯,罗荼便止了步,站在距离两人十步开外,笑容越发妖娆,但怎么看都让人有种鼻酸落泪的冲动。 “我是来抢婚的。”男人笑着,在所有人心中一紧时悠悠补充道:“——才怪。” 一个大喘气,让所有人的心暂时落下,就听罗荼又说道:“既然是婚礼,作为朋友怎么不叫我呢?”万花筒般的双眸一直是看向薛雪的。 今日的她似是格外美好,美好到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果然啊,女人都是骗子,明明骗走了他的心,他还要笑着祝福。 “没想到你会来。”薛雪坦然说着,“不过既然来了,就喝杯酒再走吧。” 罗荼点了点头,倒好像真的不过只是为了讨杯酒水般,笑容就那样灿烂起来,“当然。”又看向姬永,“我还是输了。”他输在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却没想到酒吧中遇到的这个女孩会改变他的一生,“对她好一点。” 姬永不语,就算罗荼不说,他也会这样做,永远待她如珠如宝。 罗荼从红毯走下,从侍者托盘中拿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就想莫名其妙出现般,又在众目睽睽下离开,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虽然罗荼离开,但场内的气氛却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薛雪倏尔展颜一笑,抬头看向阿永,“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是不是应该来个吻?” 作为伴娘的曲野立刻双手握拳,一副激动模样,“亲一个,亲一个!” 还不等韩俊瞪她,场内的人都轰动起来,气氛变得火热。 “亲一个、亲一个!” 虽然平常总能见到这两人秀恩爱虐狗,但在这种时候当然不同凡响。 姬永俯下身,在女孩唇畔落下一吻,和订婚时一样,这一幕也被拍了下来,恒久流传。 不同的是上次薛雪穿着校服,这次却为他披上婚纱,阳光落在两人发丝间闪闪发光,仿佛扫除了所有阴霾。 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好像都变成一场微不足道的梦,随着婚礼上的清风缓缓飘落,再也找不到分毫踪迹。 他是她一生的的爱人,穿越两世来寻他。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