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name}}

{{item.content|html}}
从幼儿园出来,宋宁一上车便抱着肚子,乐不可支地咯咯直笑。 顾承洲黑着张脸,郁闷发动车子。臭小子长能耐了,小小年纪就知道泡妞,还霸道的要跟人家坐在一起。 更可恨的是,这兄弟俩仗着老师分不清他们,闯了祸就互相甩锅。 “今晚回去,说什么我都得收拾他们一顿,你不许帮着。”顾承洲越想越郁闷。 他好容易建立起来的慈父形象就这么毁了。 “我不管,反正你教不好他俩我就跟你急。”宋宁大笑,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明明是他自己误会老师的意思,一进办公室就忍不住问人家,大宝和小宝的表现是不是特别好。 结果老师开口就吐苦水,足足说了半个小时都还没说完,可见平日里有多郁闷。 顾承洲脸黑的跟锅底似的,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听老师诉苦,那副样子比他做了错事还憋屈。 宋宁想笑不敢笑,一直憋着差点内伤。大宝和小宝在家的时候估计是皮惯了,加上老爷子和大伯他们惯着,更是无法无天。 顾承洲平时也跟他们讲道理,可儿子才3岁,能听得进去就怪了。 “他俩不学好你也有责任的,别光顾着笑。”顾承洲好气又好笑。“别想着置身事外,你可是他俩的娘。” “我不管,我现在是孕妇脾气不好。”宋宁翘着唇角,半分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你最大……”顾承洲笑容宠溺地瞥她一眼,不住摇头。 看来这次他得当坏人了。那俩臭小子真的得好好收拾一番才行。 大宝和小宝浑然不知大祸临头,下午放学跟司机回到家,一进门就高高兴兴地过去抱住老爷子,争先恐后的说着这幼儿园发生的趣事。 顾承洲忍着不发作,等着那俩小子吃完饭才把他俩叫去书房。 “知道爸爸为什么把你们叫上来么。”顾承洲板着脸,手里拿着戒尺,不怒自威的望着站在眼前的两个小不点。 “我知道。”大宝背着手,很是淡定的口吻。“你和妈妈今天在幼儿园被老师批评了。” 顾承洲听罢,眉间霎时浮起阴霾。“小宝,你呢。” “我跟哥哥在幼儿园不听话,所以爸爸生气了。”小宝低着头,视线在地上瞟来瞟去。 “那为什么不听话呢……”顾承洲的尾音拉得很长,表情越来越严肃。 宋宁站在门外听了片刻,摇摇头先回房休息。 他们都不会打孩子,尤其是顾承洲,都恨不得把两个儿子捧天上去。 只是有些规矩,从小就得立好,否则再大一些就难管住了。她虽然没想过儿子将来要有多出色,但绝对不能长歪像方睿哲那样。 父子仨在书房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出来,从那天之后,大宝和小宝在幼儿园再没被批评过,这事也成了他们之间的秘密。 宋宁没问顾承洲跟儿子说了些什么,也不打算问。 她一直相信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结婚七周年纪念日这天,正好汇爱有活动,两人从酒店出来,便直奔机场飞去东江吃饭。 宋宁的肚子已近很大,脸也比刚怀孕时圆润了很多,眼底满是幸福。 到了居香苑,两人刚进雅间,汤胖子就笑眯眯的敲门进来打招呼,随行的还有一位熟人——戴云鹤。 灯光明亮,他穿着一身正装站在门外,看起来更加沉稳,也越发的……得意。 汤胖子知道他们有话谈,寒暄两句便退了出去。 顾承洲朝汤胖子摆摆手,沉着脸望向戴云鹤。 他不喜欢他,不光是因为他绑架过宋宁,而是这家伙正常之后,没事就回B市找宋宁吃饭。 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他就想好好的陪宋宁,这家伙竟然追过来,简直不能更可恶。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会以为你已经爱上我了。”戴云鹤淡然自若的坐下,含笑望向宋宁。“蹭了这么多次饭,今天这顿我请。” 顾承洲白他一眼,有点想打人。 “好啊,让人家站在外面那么久,你是不是太不体贴了些。”宋宁握住顾承洲的手,唇边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女人的脾气来的很快……” 戴云鹤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去带她进来。” 顾承洲眸光沉了沉,隐约猜到他要带进来的,一定是女人,可是亲眼看见还是吓了一跳。 “是不是很意外?”戴云鹤冲他挑了挑眉,牵着阎珮珮的手重新坐下。 宋宁打量着阎珮珮,无厘头的来了一句:“快四个月了吧,再不办婚礼,小心穿不下婚纱。” “宋宁……”戴云鹤很是郁闷。“你就不能让我得意一次!” “你还不够得意?”宋宁瞥他一眼,温柔靠进顾承洲怀里。“自从你康复,每见我一次,他就吃一次醋,都三年多了,我们家醋缸都满了,你还不够得意。” “他活该,谁让他当初没有保护好你。”戴云鹤说起这事,还有些忿忿不平。 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其实第二次你能顺利的带走我,是我故意放水的。”宋宁眨了眨眼,露出慧黠的笑容。“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把阎博士也带走。” “我也没想到。”阎珮珮也笑,眉眼温柔的捏了捏戴云鹤的耳朵。“你输了。” 宋宁跟阎珮珮交换了下眼神,挑了挑眉,淡定朝戴云鹤伸出手。“东西拿来。” “真的要?”戴云鹤磨了磨牙,慢吞吞的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盒子。 他怎么觉得自己是被她们两个女人给算计了呢。 宋宁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满意点头。“求婚吧,我跟承洲,还有我们的宝宝一起给你做见证。” “你们这是逼婚好不好。”戴云鹤嘴上这么说,还是拿起准备好的钻戒,单膝跪下。“谢谢你这几年一直陪着我,剩下的无数年,希望你能一直陪我走下去。” 阎珮珮翘起唇角,轻轻摇头。“我不答应。” “不答应也不行。”戴云鹤抓住她的手,硬是把戒指套进她左手的无名指,跟着抱起她,一阵风似的出了雅间。“钱付了,改天再一起吃饭。” 顾承洲还在懵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要不要演技这么浮夸? 怕人不嫁,还装出一副不想娶的样子,啧啧。 “你不是说不跟阎博士做朋友么。”顾承洲伸手点了下宋宁的额头,好气又好笑。“我刚才差点要揍那小子。” “他恢复的很快,第一次回B市见我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了。”宋宁笑笑,又往他怀里窝。“可他还是很不服气,觉得他赢你没问题。” “所以你就配合他,让我吃醋?”顾承洲覆手到她肚子上,委屈的口吻。“怎么补偿我受伤的心。” 宋宁挑了挑眉,唇角扬的高高的,就知道他会趁机要福利…… 转眼到了预产期,妙觉大师的医案文稿也整理完毕,勘误后全部交给了周医生,由他作为代表,等着书稿出版后赠给医科大图书馆。 早在一个月前,宋宁就被逼着住进了医院,顾承洲24小时不离身的在医院守着。 小姑一家也从国外回来,准备住到老爷子百岁大寿过了才走。蔡家姐妹俩对宋宁也好的很,再无半点生分。 顾文澜一事给了她们很大的警醒,同时也让她们清楚地知道,无论是谁都阻挡不了,宋宁成为顾家的一份子。 手术这一天,家里人全到了医院。宋宁的好友也全都来了,比第一次生大宝和小宝还齐。 老爷子还特地穿了一身特别正式的衣服,说是要给小曾孙曾孙女留下好印象。 得知宋林再次怀孕,怀的还是龙凤胎,老爷子的心情又好了很多,每次很杜老爷子抬杠都不会输。 宋武兄弟几个也都来了,生怕出了什么意外。虽然孕期一直没什么事,可生孩本来就是拿命在冒险,他们没法不担心。 顾承洲还是很紧张,换上无菌服便握着宋宁的手,一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别怕,我把全市最好的医生都请来了。” 宋宁还没打麻药,微眯着眼,唇角扬得高高的。“别担心,又不是第一次生,怎么还这么怕?” “生几次都一样是过鬼门关,对我来说,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顾承洲的嗓音压得很低,嘴唇几乎要贴在她的耳朵上。“宁宁,你一定要平安。” 宋宁笑着点了点头,无意识摩挲自己高高隆起的肚皮。 再添两个小家伙,家里一定会特别的热闹,她和顾承洲再也不会觉得孤单了。 过了一会,麻醉医生过来给注射麻醉剂,宋宁的意识渐渐变得混沌。 左手被顾承洲握着,暖意从掌心不停的传上来,直抵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接连传来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宋宁茫然睁开眼,见顾承洲红了眼眶,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这个人…… 孩子很快被护士抱了出去,宋宁出去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抱过,嘴巴扁的老高,一进病房就哭了。 “弟弟好丑哦。”小宝垫着脚尖,很嫌弃的看着婴儿车里的弟弟。 “还是妹妹好。”大宝煞有介事的附和。 “左边的才是妹妹,右边的是弟弟。”顾思嘉好笑的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顶,让他们出去跟哥哥玩。 汪品修比他们大一些,完全是汪学君的复刻版,就连那副拽拽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大宝和小宝点点头,又看了看车里的弟弟妹妹,不是很放心地出了病房。 他们现在都是哥哥了,以后要好好地保护弟弟妹妹! —— 就到这里了,全文完结。谢谢所有喜欢这个文的你们,祝好。

关注微信,方便下次阅读!